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每一次转运,都是为生命“摆渡”

来源:甘肃日报2020-05-05 浏览量:0

在甘肃抗疫战场上,有这样一群特殊的“战士”。他们不曾走进隔离病房,却和院内医护一样,与患者面对面;他们没有露出脸庞,却用声音守护着每一位求助者,他们就是甘肃省紧急医疗救援中心的“急救人”。

合理调度120、接诊发热患者、转运伊朗回国人员……过去的3个月里,在每一通求助电话里,在每一次紧急转运中,甘肃“急救人”直面病毒风险,为生命“摆渡”。

这支以80后、90后为主力军的急救队伍,用责任和担当谱写了一首属于这个时代的生命之歌!尽管看不见他们的脸,但是我们应该记住他们的眼。因为,每一双眼睛的背后,都有一个关于抗疫尖兵默默坚守付出的故事。

挑战:120与疫情转运“一肩挑”

“全员取消休假。”1月25日,甘肃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当天,省紧急医疗救援中心的战“疫”也全面打响。

“既要做好120的正常接诊,又要承担起新冠肺炎疫情的相关转运工作,说实话,压力很大。”省紧急医疗救援中心副主任肖文坦言。

“这个时候就应该我们上”“如果武汉需要,我们也愿意去”……一时间,一封封请战书飘然而至,大家纷纷报名上抗疫一线。

很快,中心成立了转运医疗救治、综合协调、后勤保障等4个工作组。集中培训、制定工作方案、规范各项流程、改造单位内部通道……一切准备就绪。

“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物资紧缺。”肖文说,尽管之前有一部分物资储备,但是真正运行起来后,物资消耗非常快。

怎么办?一方面减少运行中的资源浪费,另一方面群策群力筹措物资。

“得知紫外线照射可以消毒后,我们有位护士第一时间垫资购买了6台紫外线灯。”肖文说,接诊没有发热的病人回来后,防护服经过紫外线照射两小时后就可以重复使用了。

在肖文看来,更大的压力来自如何防止院前感染。“我们面临的风险是未知的,不知道接诊的患者到底是不是疑似或确诊病例,因此只有从点滴做起,把每一个环节执行到位,才能把工作人员自身和患者感染风险降到最低。”

“只要接到发热患者,就必须回中心进行终末消毒。”肖文解释,不但要对车辆进行喷洒,整个治疗舱内也要进行擦拭消毒,一次终末消毒就需要一个小时。

调度员24小时值守、转运组24小时轮班、洗消组24小时连轴转……疫情期间,所有人员超负荷运转。

调度:严守战“疫”第一关

“请问您现在体温多少度?”

“近期是否有湖北接触史?”

……

像这样的问题,疫情期间,调度员曹娟每天都要在电话里重复询问很多遍。

疫情发生后,为了确保每一个新冠肺炎相关的呼救电话都能得到及时有效处理,中心迅速制定新冠肺炎相关工作制度和流程,编印了新冠肺炎工作手册,设立新冠肺炎防控专席。

“我咳嗽了,是不是得了新冠?我发烧37.4度,请派救护车送我去医院……”曹娟回忆,疫情初期,每天咨询求助的电话此起彼伏,由于人们对这一新发疾病都不了解,求助的人都非常紧张。

如何准确分流不同类型患者、高效配置救援资源就成了曹娟和同事们考虑最多的:对于有流行病学史,并且有症状的患者,直接分配到转运组,由转运组点对点送到定点医院;对于没有流行病学史,没有症状的其他患者,电话指导其做好防护自行前往医院;对于非发热的突发疾病,询问清楚后,派120进行转运。

除了正常的调度工作,曹娟每天做最多的就是对心理恐慌的求助者进行耐心安抚和疏导。这样一来,平时处理一个求助电话只需1分钟左右,疫情期间,平均时长达到3分钟。一个8小时班下来,曹娟常常口干舌燥。

和曹娟一样,随着疫情的变化,面对焦急的呼救者,每位调度员都认真接听每一个电话,及时给予急救指导,在幕后守护着生命线,为急危重症患者畅通了绿色通道。

截至3月底,信息调度团队共接听咨询求助电话473次,用心严守战“疫”第一关。 转运:与病毒“零距离”

既要承担兰州市新冠肺炎相关患者的院前救治、转运、应急救援等工作,还要完成一些特殊的转运任务。对于转运组来说,每一次,都是与病毒“零距离”。

3月4日、5日,两架从伊朗德黑兰直飞兰州的包机先后降落在中川国际机场。接到指令后,肖文带队,调集10辆负压救护车,从3月4日开始连续3天前往兰州新区转运病患。

“所有指标异常的人员都要‘一人一车’转运到市内定点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这就意味着转运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肖文回忆,3月5日所有人连续工作18个小时,6辆负压车一直转运到凌晨3时。

“为了抢时间,所有人的防护服一穿就是一整天。”同样参加了此次任务的中心分站站长张帝琰说,只有中午的时候,大家把防护服解开一点,露出脸,站在路边迅速地“解决”了一顿午餐。

“担心肯定有,但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就都忘了。”张帝琰说,看到从伊朗回来的同胞,有的还带着才一两岁的孩子,只想着尽力多帮他们一些。

对张帝琰来说,转运工作的难度还在于时间的不确定性。在负责确诊病例出院后复检转运工作的那段时间,他经常晚上两点多才结束工作,早上6时又要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每天,张帝琰把复检患者送到医院,等检查结束后再把他们送回去,然后再回去进行全面消杀。如此往复,最多时每天接送六七位患者。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疫情一开始,张帝琰和很多同事一样,开始了独居的“隔离”生活,就连吃饭也是家人做好后放在门口,然后他再去取。

“转运组年龄最大的57岁,还有不少80后和90后,面对高风险,没有一个人退缩。”每次说到同事,肖文都感动满满。

截至3月底,转运组累计出车146次,救治、转运发热及疑似患者188人。

赴京:风险中分流入境人员

“没问题,我早都跟家里人说好了,做好我4月底才能回家的心理准备。”3月上旬,中心接到派转运组到北京执行入境来甘返甘人员接转任务的指令,当肖文询问司机班班长郭峰能否参加时,郭峰毫不犹豫。之前,他已经连续奋战了一个多月,一直住在专门的隔离点。

3月11日,作为专家组成员,中心院前急救部部长郭学慧最早到达北京。对接工作后,3月13日,他就开始和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对驻京办、飞天大厦共40名相关人员进行了基本知识、个人防护和消杀技术的培训。之后,他又对每个人进行单独指导操作,纠正错误程序。

“在北京的工作人员一开始都很紧张,经过讲解和培训后,大家的紧张情绪得到了缓解。”郭学慧说。

3月14日,接到赴京通知后,郭峰和王成栋携带物资驾驶负压救护车,从兰州出发马不停蹄,当晚11时到达北京。

第二天,郭学慧就和同事分为两组,轮流在位于首都机场国际展览中心入境人员集散点,开展分流工作。根据专业特点,郭学慧和同事还设计了甘肃省入境人员基本信息调查表。

“从早上过去熟悉流程后就正式‘上岗’,回到住地已经凌晨5点多了。”第一天的工作令郭学慧难忘。在工作现场,郭学慧和同事仔细询问每个人的境外生活史、学习史,以及有没有其他症状等问题,认真评估每一位过境人员。

从刚开始每天接三四位入境人员,到最多的时候一天接过近40名入境人员,穿着防护服的郭学慧常常忙得汗流浃背。不仅如此,每天他还要接听很多咨询电话,面对情绪焦虑的留学生、家长以及准备回国人员,他总是贴心安慰,耐心解答流程等问题。

4月4日,完成了北京的任务,郭学慧和同事返回兰州,此时距离他上一次回家已经一个多月了。

“到目前为止,我们圆满完成了各项紧急医疗救援任务,所有人员齐齐整整,这些都是靠整个团队的协作和每个人无私的付出。”回顾战疫的这几个月,肖文双眼几度湿润,有感动,有欣慰,也充满了力量。

编辑:赵   森

责编:黄昕鹏

主编:李亚军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688154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