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鲜为人知的甘肃南部临时革命根据地

来源:丝路明珠网2016-04-23 浏览量:0

讲述人:袁志学著名党史专家

张明远将军

张有才

花儿剧《血洒二郎山》剧照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90周年。90年前,红色的铁流从江西瑞金出发,一路辗转万里,最后在甘肃会宁,结束了长征使命。

甘肃是长征红军经过的重要地区。走过甘肃的长征队伍,不仅有红一、二、四方面军,还有红二十五军。甘肃也是唯一一个四支长征红军都经过的省区。

回想90年前,长征中的红军队伍,不仅走过了甘肃,而且在甘肃召开了一系列的重要会议,包括在甘南迭部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俄界会议、在宕昌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哈达铺会议、在通渭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榜罗镇会议及中共中央西北局岷州会议。长征中的红军,为甘肃留下了非常宝贵的革命历史记忆。如今,当年红军举行会议的地方,已经成了红色旅游的重要景点,向人们展示着曾经的往事。

在1935年6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两河口会议后,中央就提出以甘肃的岷州为中心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然后向东发展,以便夺取陕甘间的广大地区。1936年7月,红二、六军团和红四方面军会合。随即,红二、六军团和红三十二军,组成了红二方面军。不久,红二、四方面军,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开辟了陇南、甘南两块临时革命根据地。

90年后,当年的硝烟已经散去,甘南、陇南两块临时革命根据地也早已隐藏在历史的记忆当中了。今天,就让我们聆听党史专家讲述红军长征过甘肃的故事。

“红军叫我当主席”,“花儿”在敌人刑场唱响

我们先从一个花儿王的故事说起吧!花儿是流传在甘宁青地区的特有民间歌曲。令人们想不到的是,这种民间曲艺中,竟然有专门歌唱红军的红色花儿。

有一首花儿这样唱道:“桦柴劈成碌碡棋,红军叫我当主席,豁出人头手里提,鲁大昌(白),你把爷们啊么呢?”

这是一首在刑场上唱响的花儿。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离开岷县北上,与一方面军在会宁会师。国民党鲁大昌部在岷县地区对参加帮助红军开展革命活动的进步人士展开了疯狂的镇压和屠杀。11月底的一天,岷州(今岷县)城外,人山人海。许多善良的老百姓,前来为一位“花儿王”送行。伴随着入云的花儿响起,敌人害怕了,花儿尚未落地,三声枪响,号称当地“花儿王”的岷县西川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张有才和两位战友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

张有才就是甘南临时革命根据地的一名基层干部。

1936年8月5日到9月7日,红四方面军在甘肃南部成功实施了“洮岷西战役”,先后攻占漳县、临潭、渭源、通渭四座县城,同时控制周边的岷县、陇西、临洮、武山广大地区,消灭敌人7000人,缴获一大批物资。

战役期间,党中央提出,发展甘南作为战略根据地之一,同时巩固和发展陕甘川苏区……中共中央西北局决定以岷县为中心成立中共甘肃省工作委员会和甘肃省苏维埃政府。这是红军长征途中建立的最高级别的甘肃省党政机构。

虽然是在长征期间,但是当时建立的中共甘肃省工委,从组织结构到工作人员配备都十分完善。中共甘肃省工作委员会由中共中央西北局组织部部长傅钟担任书记,下设组织部、宣传部、白区工作部、妇女部、少数民族工作部。

在长征红军抵达岷县之前,张有才和这里的绝大部分农民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辛苦劳作。张有才家在岷县西川三十里铺村,他在兄弟中排行第五,人称张老五。虽然家境很困难,但是张老五却乐于助人,尤其是唱花儿的高手,可以说在当地的名气非常大,人称“花儿王”。

这样一个花儿把式,为何却义无反顾地跟随了红军呢?

岷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张明远,甘肃走出的开国少将

张有才能参加红军,和一个人关系极为密切。这人就是张明远。

张明远是甘肃走出的数名开国少将之一,是岷县西寨乡坎峰村人,8岁上学读书,可惜家境贫寒,没有多久,就辍学放羊了。因而,后来洪学智上将给他写了“从放羊娃到将军”的赠言。

1925年,年仅14岁的张明远,参加冯玉祥的西北军。当时,一共得了60块大洋,他留了20块,剩下的40块大洋给了母亲后,就跟着西北军走了。投身西北军后,他一路转战,1931年12月,在江西参加了著名的宁都暴动,投身于革命队伍中。

张明远参加红军后,被红一方面军政治保卫局选中,任红一方面军政治保卫局特务队队长、侦察科长,长征开始时任红三军团保卫局侦察科长。红军强渡金沙江时,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他带人找到了船只,为红军渡江创造了条件,受到了刘伯承的高度赞扬。他曾站在刘伯承的背后,目睹了“彝海结盟”。

红四方面军进入甘南后,短时间内占据了一大片地区,立即着手建立稳固后方,自然将扩大红军列为首要任务。而创建甘南临时革命根据地,也是基于这一点。

1936年9月,中共中央西北局根据中央指示发布了《关于甘肃红军新占地区党的组织的决定》,指出“这个广大的地区正是甘肃人烟稠密,物产丰富的区域,居民近百万;也正是我们扩大红军,筹集资材(财),争取群众创造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大好地区。”同时发布了《关于目前红军进入西北地区组织临时革命政权问题的决定》,着手建立各级苏维埃政府。1936年9月,成立了由傅钟任书记的甘肃省工作委员会和由何长工任主席的甘肃省苏维埃政府。甘肃省苏维埃政府下设有保卫局、财政部、军事部等部门,下辖岷县、临潭、漳县、通渭、武山、会宁等9个县级苏维埃政府。

熟悉岷县情况,又有丰富侦察经验的张明远,被任命为中共甘肃省工委委员、岷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兼县独立团团长。解放后,在东北军区任职的张明远被任命为驻朝鲜武官,到北京受领任务时,周恩来一见面就握着他的手说:你是红军过腊子口后第一任岷县县长。

现在,人们可能认为,甘南临时革命根据地是匆忙建立起来的,或许只是个空架子,实际不然。当时,甘肃省工委,有着非常严密的组织隶属机构。就连最基层的乡,也规定由区工委直接领导,派人发展党组织。这样就形成了省、县、区、乡、村五级苏维埃政权。

张有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张明远发动起来参加了红军队伍,并且被选为岷县西川区苏维埃政府主席。而整个岷县苏维埃政府在岷县的西川、麻子川、茶埠、小西路等区乡建立区、乡、村苏维埃政府35个,选举产生了各级政府负责人和军事负责人84人。初步形成完整的地方管理体系。

各级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为红军筹粮筹款,多方奔走。尤其是张有才利用他的花儿把式的条件,还组织了一支西川区游击队。

在甘南临时革命根据地,红军将士们休整了57天,不仅补充了体力,也利用缴获的敌人武器武装群众,扩大红军。张明远在岷县所发展起来的岷县独立团,就接纳了3000多名新兵。在会宁会师后,张明远将这批新兵交给了红五军团。

跟上红军打天下,长征红军在甘肃留下的不朽传奇

在洮岷地区流传着不少的红色花儿,这些花儿都是当时参加红军的洮岷人士,或者参加苏维埃政府的人所传唱的。有一首花儿是这样的:“南山飘来一朵云,红军住到岷县城,爱的穷汉老百姓,征的商户有钱人。布谷叫着立夏呢,红军干部带话呢,叫把商户不怕呢,人民要坐天下呢!”还有一首花儿《跟上红军打天下》这样唱道:“西大二寨坎布塔,红军进庄缓一下,你给穷人解疙瘩,把心上的难辛吐一下。麻木做了矛子把,跟上红军打天下,打土豪来除恶霸,就给穷人把地划……”

中共甘肃省工委下辖西路、北路工作委员会。侧重点各不相同,西路工委以洮州为中心,向临洮、和政、河州、夏河及杨土司属地发展。北路工作委员会在建立漳县、渭源、陇西、临洮、武山、通渭等地的工作后,向甘谷、秦安、静宁、会宁、定西、兰州发展。

而此时,在陇南成县、徽县活动的红二方面军也开辟了陇南临时革命根据地,同时成立了以徽县为中心,甘泗淇任书记的中共甘陕川工委,组建了四个县的苏维埃政府,建立了有1000多人的徽县工农游击大队。

一时间,甘南、陇南两块根据地和陕甘根据地遥相呼应,形成了波澜壮阔的革命形势。同时,也引起了蒋介石的注意,敌人调集重兵围攻。到了1936年九十月间,红二、四方面军逐步撤离甘南、陇南临时革命根据地,再次踏上北上抗日的征程。甘肃省工委,也自然结束了使命。

当初,两个临时革命根据地的工作人员,一部分跟随红军继续长征了,一部分人则留在当地。一大批陇上子弟也追随着红军队伍而去,渭源人李肇基就是其中之一。李肇基参加了红三十军89师267团,后来红三十军渡过黄河被编入红西路军,开始悲壮的征程,他在景泰一条山牺牲。

红军走后,国民党反动派血腥的反攻倒算开始了。参加了各县抗日义勇队的战士、红军家属、给红军提供过帮助的人受到残酷迫害。宕昌哈达铺人朱进禄,曾任哈达铺、理川、宕昌地区游击队司令,最多时人数达3000人,后被鲁大昌部逮捕杀害。渭源县蓬峰乡(原汪家衙乡)人马玉泰,任汪家衙区苏维埃政府委员,积极动员群众支援红军,后被土豪保卫团残酷杀害。

张有才是在给战友们通知转移的路上被抓的,这已经是1936年11月了。当月底,他同另外两名苏维埃干部一同被鲁大昌杀害。刑场上,张有才唱响了花儿:“桦柴劈成碌碡棋,红军叫我当主席……”

(资料图片由记者 翻拍)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