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今日聚焦》——千锤百炼“守”艺人

来源:丝路明珠网2018-01-05 浏览量:0

斑驳的光泽和寂寞的坚守,映照出民俗文化的生动画面;粗糙的双手和精致的铜器,衬托着手艺人的生命智慧。

铜匠,在我国传统的“九佬十八匠”里占有一席。当现代化、机械化产品渐渐充斥我们的生活时,铜匠手艺也濒临失传。而在临夏,有这样一些用生命和智慧坚守这门手艺的铜匠,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将渐远的文化记忆钩沉出来。今天,就让我们从他们手中的铜壶、佛像、蜡台、鎖呐中,寻找他们坚守的理由。

临夏市枹罕镇铜匠庄,因世代手工制作铜工艺而得名。在目前村里少有的铜匠中,王璋禄是资历最老和名望最高的。我们对他的两次拜访,让他看到了我们的诚意,慢慢讲述起他对这门手艺的虔诚。王璋禄老人,道出了铜铸手艺人遵循的基本准则。王璋禄老人8岁起随父亲学习铜铸技艺,虽然靠手艺谋生,但手艺的传承,却依靠的是德行。因此,从一开始,铜器的价值就不能完全用随行就市的价格来衡量。王璋禄的铜铸技艺产品,主要有佛像、风铃、铃杵、法铃等,产品主要供应于宗教用品市场,这更让王璋禄无限拔高手艺的标准,增添了他对铜铸手工艺品的敬畏心和虔诚感。他认为,任何一件自己亲手打造的铜器,都是被赋予了生命的灵物,而不仅仅是获取物质财富的手段。粗糙的双手与精致的铜器之间,恰好就是那一份忘我的专注、不容亵渎的正直。

铜匠庄村人的祖先是明代从南京迁居于此,清末至今,由于回藏贸易的发展,他们制作的铜器多以宗教用品和藏族用品为主,有金刚铃、金刚杵、小型佛像、稣油灯、净水碗以及泥铸小型佛像用的印版等,产品主要销往青藏、西藏、四川以及内蒙古等地。后来产品慢慢向生产生活用品延伸,例如铜锅、铜壶、门环等。因此,临夏市枹罕镇铜匠庄成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三处批量生产金刚铃杵的重要地点之一。铜匠庄村的铜器铸造工艺,与其他地方的最大区别在于模具。优点是就地取材,工艺简便,节约成本。模具制成后,还有销铜、浇铸、錾刻等工序。这些工艺完全靠人工操作,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废品。像王璋禄老人一样,铜匠庄村的王成德的产品,也大都是金刚铃杵等宗教用品。不同的是,王成德在手艺之外,还自筹资金,建了一个铜铸工艺品陈列室,室内收藏有清代及民国的金刚铃、佛像,有王成德历年创作的金刚铃杵、佛像、钺刀、净水碗、油灯和印版等铜铸精品近200件。成为国有博物馆的有益补充,也成为保护民间文化的重要力量。

因为传承难度大,铜艺工匠越来越少,王成德手里的活总也干不完。王成德近期的作品,以铜铃为主,要赶在春节前完工。铜铃是古代铜钟的缩影,因为“五声之本,生于黄钟之律。”铜铃不仅被用作乐器,也是佛道两教用于法事的法器,每当风来而铜声起,就代表祈福和吉祥,使人宁静至远、空灵而感悟。就是这样的铜铃,为了达到最好的音色,学手艺过程中,王成德不知道作废了多少。一边是谋生的需求,一般是手工的精益求精,这门手艺,注定首先就是对心性的磨炼。以铜铃为例,只要音色不理想,首先在匠人自己这里就不过关。铜匠庄村的铜匠工艺反映着古枹罕人的生活习俗和文化价值,对于研究民间铜器制作文化的起源和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手工匠人用他们精湛的技艺刻下了传统民俗的图景,既承载了临夏悠久的茶文化,又给铜艺产品打开了更大的市场空间。临夏市折桥镇后古村的苟学贤正是看中了这一市场,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铜壶、火锅的制作中。

外形简洁、线条流畅、使用方便,与人们的动作习惯高度契合,就这样一把壶,制作过程需要投入多少心血和巧思?一块毫不起眼的铜皮,经过炉火烧软退性后锤打、变硬,再放入炉中烧软,再锤。经过下料、折边、焊接、捶打成型、捶打抛光、组装等几十种、上百道工序,最终打制成一件独一无二的器具。这样的壶嘴,曲线部分只用一块铜皮,为的不是省材料,而是传统的简洁之美。在一只铜壶上,苟学贤对美观和技艺的追求,达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在这几十道种工序中,捶打、抛光最关键。铜艺作品表面,肉眼看上去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锤点和砸坑,砸坑的美与光滑的美高度结合,正是匠人们追求的铜艺美的极致,也是手工制作与机械制作最大的不同,它是手工艺人的巧思与天然材料互动的结果,承载着岁月的印记、手工的质感。千锤百炼中,诠释着铜器的手作灵魂和可贵的工匠精神。这叮叮咚咚的敲打声,被铜匠们视为最长久的陪伴,这密密麻麻的砸花,也成为他们人们最美的背景。

由于手工制作劳动强度大,产品成本高,产量低,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缺乏竞争力,因此,传统铜艺逐渐面临失传。但另一方面,文化收藏市场仍然对精美铜器情有独钟,以临夏为代表的有着丰厚民俗文化土壤的地方,更是不乏铜器好家,这让铜匠们更坚定了在寂寞中坚守的信念。临夏市的八坊老居民铁海麦就是这样的好家,种植和培养盆景之外,烧一壶牡丹花的水,以茶会友、广结善缘,是他最惬意的享受,也被视为临夏人最美的日常。茶香飘过,手工铜器更显光彩,这种光彩,在临夏的旅游市场里、传统民居内、亲友聚会间,无处不在。人们追求的,不是昂贵价格的炫耀,而是时光与智慧锤炼出来的灼灼之光,是文化传承与匠人心血所赋予器具的灵魂生香。

对这几位铜匠的采访,令人油然生出敬意。慢工出细活,匠人们不惧怕时间、不计较得失,坚定地将自己的人生在岁月的炉火中慢熬,让厚重的人生钝感和精美的手工艺品辉映出工匠精神的光芒。一代代铜匠,用他们的生命传承着铜艺手工,更用他们的信念,坚守着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

甘肃台报道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