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陇南:灾情到底有多重?

来源:陇南发布2020-08-22 浏览量:0

暴雨!大暴雨连续叠加;

山洪、滑坡、泥石流随时而至;

河流洪水暴涨、堰塞湖形成,房屋倒塌,群众被困;

道路、电力、通讯中断……

碧口告急!石鸡坝失联!文县县城被困。同一时间,武都、宕昌、康县、成县、徽县、西和……

陇南再受重创,全线告急!

(一)

百年一遇  突破极值

——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暴洪泥石流是百年一遇,个别地方灾情超过“5·12”地震灾害。

雨!雨!雨!

如注的暴雨倾泻在陇南,降雨场次之多、强度之大、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累计降水量之大,均突破陇南市气象历史极值纪录。

尤其是文县,8月17日一日降水量93.2mm,百年一遇。文县碧口累计降水量569.1mm,康县迷坝496.1mm,武都五马476.3 mm。

短短半个多月,陇南文县、康县、礼县的降雨量已超过历史上整个8月的降水极值纪录。

杨丽君 摄

暴雨、暴洪、泥石流究竟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在焦急等待了三天后,从武都到碧口的道路,在交通公路人员的奋力抢修下,终于抢通。在去碧口的路上,满目疮痍,随处可见被水冲毁的道路,有的长达百米。

走进碧口,水虽然已经退出,但留下的创伤与损失无法用数字表达。

“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水,碧口从5·12地震后,10年3次,3年2次暴洪泥石流灾害。”今年90岁的年明学一直生活在碧口,看着美丽的家园,一次又一次地饱受摧残,他很心疼。

受灾最严重的碧口古街,根据水位线判断,当时洪水过境最高水位达到了4米,将整个一楼商铺全部淹没,商店里的茶叶、烟酒、食品全部被浸泡。

碧口镇书记陈宝林,在碧口五年,两次暴洪灾害, “城区升级改造项目才刚完成2个月,一场水,啥都没有了!”

“这次强降雨造成的暴洪泥石流是百年一遇的灾害,灾情时间跨度长、降雨强度大、受损程度重,个别地方灾情超过5·12地震灾害。”市委常委、副市长漆文忠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此通报。

熟悉陇南的人,都知道陇南地处秦巴山区,境内山大沟深,地形复杂,水系丰富,生态环境脆弱,暴洪、滑坡、泥石流、地震等自然灾害多发频发,反复的灾害叠加,让陇南负重累累。

全市57户工业企业不同程度受灾,工矿企业损失2.7亿元。各县区公园基础设施、体育设施、乡村文化广场、党群服务中心受损,有的甚至损毁,公益设施损失达0.25亿元。

截至8月18日24时,此次暴洪泥石流灾害让陇南9个县区199个乡镇街道2280个村11.12万户40.75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72181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到81.86亿元,而灾情还在进一步统计中。

(二)

多地“孤岛” “伤筋动骨”

——灾害对交通、水利、地质方面是毁灭性的摧毁,乡村公路损失无法估计。

“人员安全,舍书乡糜地场村,全村81户284人,现在转移36户106人……蒲明艳。”

“临江镇无人员伤亡,转移群众162户、657人……刘海勤、刘国强。”

“人员无伤亡……转移群众200多户近1000人……尖山乡王小宁。”

这一份份手写的、简陋的“安全报告”,是一个个乡镇干部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跋山涉水,徒步10小时,或者百公里传递出来的讯息。

视频制作:李董

连日来的强降水,导致文县各乡镇严重受灾,道路交通损毁,通讯传输中断——许多乡镇成为“孤岛”,只能徒步。

据文县县委常委、人武部政委马聪介绍,目前,文县舍书、口头坝、梨坪、天池、丹堡、铁楼、刘家坪等8个乡镇不通信号,通乡道路无法通行,大型机械无法进入,道路抢修工作无法开展。

就在半个月前,陇南飞机在飞,火车在跑,高速公路网四通八达,3200多个村都通上了水泥路,乡村公路到村到社,路网密度每百平方公里达到了61公里,比全国高10.3%,比全省高27.2%。

从省应急厅近期现场调研和卫星图片分析看,这次灾害对陇南交通、水利、地质方面的摧毁是毁灭性的。

就目前的统计来看,国省干线公路共有11条803公里不同程度受损;

县乡村道路1252条4500公里严重受损;

水利堤防损毁726处;

农村人饮工程损坏565处;

电力通讯设施4座35千伏变电站、31条10千伏线路停运。

通信光缆线路损毁67.85公里;

这次暴洪泥石流灾害,致使陇南基础设施损失61.95亿元。

强降雨过程虽已基本结束,但正处在滑坡、崩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高发期,加之陇南地质条件复杂,为道路抢通增加了很多难度。

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奋战三天四夜后, 武都至文县抢险救灾“生命线”全线打通,沿线9个乡镇抢险救灾“生命通道”全部抢通。

截至20日6时,已完成117条线路、1347村和34.41万户居民抢修恢复供电。

而灾情还在进一步统计中。

(三)

损失惨重  伤痕累累

——房屋倒塌,农田被毁,绿色家园满目疮痍。

一张张查看航拍图片,绿油油的农田被洪水和泥浆覆盖,没来及收的核桃被冲刷的不见踪影,曾经的青山现在伤痕累累……

文县石鸡坝镇,至今无法从武都方向进入,“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太可怕了!”石鸡坝镇朱元坝村71岁的殷祖保至今惊魂未定,朱元坝新村是易地搬迁点,“房和地都被埋了,养的13头牛也没了,以后咋办?”

这样的疑问不光是石鸡坝人,就目前统计来看,此次暴洪陇南房屋倒塌539户1876间,严重损坏农房就有1611户5562间,一般损坏农房5080户15541间,家庭财产损失达到了3.46亿元。

郭文平是碧口镇的种茶大户,洪水让他存放在一楼仓库的1吨茶叶变成了废渣,直接经济损失近260万元。

“全是今年的新茶,有黄金芽、龙井41号,还有很多已经谈好的客户,因为没有信号无法联系,有合作意向的也泡汤了!” 郭文平的另一个身份是碧口镇精准扶贫产业发展助理,他更担心,茶叶没了,茶园毁了,茶农们要怎么办。

而据统计,目前全市作物受灾面积14428公顷,其中成灾9547公顷,绝收1639.8公顷。毁坏耕地面积333公顷,农业经济损失达13.5亿元。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也是加快建设幸福美丽新陇南的关键之年,陇南还有三个县尚未脱贫。

暴雨、泥石流虽然让陇南遍体鳞伤,伤痕累累,但是坚强的陇南人并没有被击倒。暴洪退后,各级党委政府、各行各业、各方力量迅速行动起来,投入到紧张的抢险自救中。

王大勇 摄

在采访中我们看到最多的是虽满身泥泞,但笑对阳光“陇南”人;听到最多的是“只要人在,再干都会有的!”

文/记者 靳淑敏

编辑:朱    彦

责编:王红岩 

主编:史    昆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688154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