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你们说新闻已死、记者沦陷,为什么他们还在奔向灾难第一线

来源:刺猬公社2016-07-07 浏览量:0

今年,南方地区的20多次强降雨给防汛工作带来了巨大压力。1998年的重大洪灾是否会再现?引发全国瞩目。而这一次,在灾难面前,被叫衰的传统媒体记者,又一次奔赴前线了。

据国家防总消息,截至昨日,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受灾人口3282万人,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

昨夜最新消息,作为本次洪涝重灾区的武汉,为保证城区安全,蔡甸沉湖不得不炸堤泄洪,近2万名村民生活的辖区将变为一片汪洋。

严峻的汛情让人担忧,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长江中下游流域曾经出现过两次特大型洪涝灾害,而1998年出现的洪涝重灾中,解放军官兵的救灾义举,那一道道“人肉堤坝”变成了不可磨灭的画面,印在了当时人们的脑海深处。

除此之外,还有这样一群“逆行者”,他们也在防洪一线,隐藏在千万人的关注视线之外,用汗水和赤诚之心记录下最真实的灾况和故事。

他们,就是新闻记者。

技术手段日新月异

记者如何实现价值

在面对灾难新闻报道时,记者的确常常遇到遇到各种危险。今年的抗洪报道中,就有这么位险些被大水冲走的记者。

6月30日起武汉市普降暴雨,到7月1日20时05分,举水河新洲区凤凰段水位迅速超过保证水位(33.11米)0.24米,引发举水凤凰西堤溃口。

荆楚网记者张扬在现场拍摄抢险救援照片时,不慎落入水中,幸亏他眼疾手快奋身扒住岸边才得以完成自救。张扬表示身体无恙,又继续投入报道工作中。

一线报道依旧危险重重,不过在目前的报道中,我们也能惊喜的发现,地方媒体的表现格外抢眼,多种技术手段的应用实现了新闻报道的快速权威呈现。

譬如荆楚网,为了全方位报道当地抗洪抢险的最新情况,派出多路记者奔赴黄冈市红安县、麻城市等地,通过图文、微博、手机客户端、斗鱼直播等多媒体方式呈现。

安徽网(新安晚报)也派出记者,航拍洪水肆虐的安徽舒城桃溪镇目前的抢险救援情况。

安徽日报在其官方微博发起话题#2016安徽防汛抗灾•我们的家园#,记者乘船深入重灾区,并用视频形式不断更新灾区最新动态。

在这些新闻实践中,我们不难窥见新媒体技术进步对于新闻记者的强势助力。

1998年贺延光在抗洪报道时还得带着底片传真机,摄像大哥更是扛着巨型设备跋山涉水地拍摄报道。

2008年湖南电视台报道雪灾时,为直观记录灾情和救援场景,调用直升机才得以顺利进行了4个小时的航拍,记录了珍贵的一线素材。

而到了2016年,我们的记者甚至可以通过一部手机进行连线直播,使用轻巧的无人机就可以轻松实现航拍,既规避进入危险地带的风险,同时完成对于现场的客观呈现,成效显著。

但是我们在拥抱这些新技术的同时也需要记住,记者在新闻现场还有更多价值,一线记者对于灾难现场的实地采访以及对于新闻故事的深入挖掘,包括对于新闻的价值判断甚至能够给予受灾群众的帮助等等,都是记者作为“人”本身所具有、难以被机器替代的重要作用。

日前,安徽日报记者在怀宁县平山镇程家圩采访武警战士抗洪保堤时,护堤员敲盆预警“管涌了”,此时救援部队还没有赶到,记者鲍亮亮、夏胜为、胡劲松、李博放下采访本、挂起照像机,参加到搬运石子、堵管涌的队伍中。

这样的故事,不是比一味埋怨记者“添乱”,更加动人么?

在灾难新闻面前,传统媒体尤其是地方都市报,又在一片唱衰之声中再度发挥了自己的作用。虽然腾讯新闻也组织拍客成立“追洪小组”分赴汛情危急地带开展直播,但从业务角度来看,确实难与专业记者匹敌。传统媒体依然坐拥着从采访权到资源、团队的巨大优势,而那些坚守者,则依旧怀揣这18年未改的初心。

新闻记者一直是高危职业。本月4日,媒体观察机构“新闻标志运动”发布报告,2016年上半年全球至少有74名记者殉职,这家成立于2004年,总部设在日内瓦的非盈利机构,旨在呼吁保护新闻从业人员的人身安全。

虽然在这个自媒体群雄逐利,纸媒持续式微的时代,标榜“新闻理想”总有点儿格格不入,但实际上,真正的新闻从业者从来都不是在电脑敲敲键盘如此简单。他们往往冒着生命危险,肩负社会责任,记录时代印记,监督政府工作,协调社会力量,安定社会情绪,在舆论监管与职责使命的夹缝中,艰难完成“推进社会进步”的社会公器作用。

纸媒的“黄金时代”已经陨落,属于电视的璀璨光芒也在消退,但是那些积淀在厚厚的专业教科书中的“金科玉律”,那些印在媒体从业者内心深处的神圣操守,却不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褪色变质。

我们是迷路了,而路却没有消失,或许坚守职责,勿忘初心,那些荣光在下个十年终会归来。

1998年的严峻形势会否重现,目前尚不可知,但是我们能知道的是,已经有大批记者奔赴各地严阵以待,正如18年前一样。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有些东西也好像从未改变。

回溯抗洪报道18载

那张斩获中国新闻奖的决堤照片

“作为记者,我一定要把灾情第一时间告知于众。”

1998年8月7日下午13时,长江九江段4号与5号闸之间决堤30米左右。

第二天,《中国青年报》头版刊登了摄影记者贺延光发回的《九江段4号闸附近决堤30米》的8条消息和《九江决口》、《紧急转移群众》两幅照片:

1998年8月7日13时左右,长江九江段4号闸和5号闸之间决堤30米。贺延光摄

这是九江决口后见诸媒体的首篇报道,在当时重“救援”轻“灾情”的宣传政策下,向全体国民披露了洪水灾情的严重性,获得了全国洪水报道一等奖、第九届(1998年)中国新闻奖特别奖两项大奖。

当年,抗洪形势愈发严峻,位于北京的《中国青年报》摄影部办公室空无一人,40余名记者都前往全国各地进行一线采访。

在长江决堤的一周前,贺延光就带着头天新购置的一台底片传真机,直飞到抗洪形势严峻的江西省九江市。

与全国所有新闻摄影记者一样,当时贺延光接到的规定任务,是用相机记录下抗灾中的感人画面。

但是无论从新闻价值还是客观报道的角度来看,长江决堤的报道显然更有价值。贺延光曾在采访中表示,《中国青年报》关于九江决口的头版报道一出,曾遭到相关部门的批评。

当年,《中国青年报》就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刊登出了这篇国内媒体首次直面灾情的报道。贺延光说,“我有压力,但没有动摇我的决心,作为记者,我一定要把灾情第一时间告知于众”。

8月9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即将到九江视察。在决堤地点的一条煤船上,贺延光拍摄下总理亲临险境、鼓舞士气的场面。当晚,贺延光收到消息称,朱镕基总理在会议上指出,不能向群众隐瞒灾情。

于是在8月9日10点的晚间新闻中,终于开始有了九江决口的新闻画面。从建国以来的整个中国新闻报道的历史来看,1998年的抗洪报道无疑是极重要的一步。而这张珍贵的新闻照片,也伴随着98年的“抗洪精神”一起载入史册,其价值不可估量。

他们无限贴近灾难

这是战场,也是责任

在收到九江决堤消息的时候,贺延光一行人调转吉普车头直奔4号闸门,才开了几百米,洪水已蔓延而来,“黄色的水流,贴着地面流过来,看着速度不快,但是水涨得很快。”

危急中,南京军区应急分队的冲锋舟将贺延光等人救起,与撤退的市民不同,救援部队与媒体记者一起奔向了最危险的决口处。

轰动全国的新闻报道见报了,万众一心的“抗洪精神”被举国传颂,而与贺延光一样,众多奋战在一线的新闻记者的辛苦付出,其实同样值得被记住。

在最近的热播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中,就化用了98年的抗洪报道故事。女主人公郑雨晴刚刚进入报社实习,就遇到了当地百年不遇的暴雨,她跟随报社前辈加入抗洪报道,连夜冒雨赶到受灾严重、与外界失联的江心岛采访被困群众。

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截图

虽然艺术创作高于现实生活,但更是源于生活——过去数十年间在传统媒体,顶风冒雨确实是记者的家常便饭,譬如台风来临时,记者们在现场采访被吹得“风中凌乱”。

为了获取准确信息,能让观众具体感知现场情况,他们用抱树、拉绳等各种秘籍与狂风暴雨过招。

很多记者冒着危险在一线报道,在现在却常被戏讽“总想搞个大新闻”。

而每当有灾难,险情发生时,就是给各大媒体的记者们吹向了集结号,资深媒体人石扉客说过一句话,“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挡记者报道灾难现场。”

那里,是媒体人的战场;报导,正是媒体人的职责所在。

的确,从1942年河南大饥荒,《大公报》记者张高峰撰写的《豫灾实录》;到1998年特大洪水,镜头记录下的《九江段4号闸附近决堤30米》;再到2008年汶川地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杨磊讲述的《北川第四天》、南方周末记者李海鹏的《灾后北川残酷一面》;2015年天津滨海爆炸,央视记者蒋林在现场介绍“能非常清晰地闻到燃烧的味道,鼻腔和嗓子会有刺激性的感觉”。

正是有一代又一代媒体人对于客观报道的不懈追求,以及信息技术的长足发展,才使得当年唐山地震在发生3年之后,才被国内媒体公开报道的悲剧不再重演。

在《灾难如何报道》的“汶川地震媒体操作实录”中,现阿里影业副总裁、时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杨磊曾说,“除了记者和救援人员,也不会有人去那里。”

他在汶川地震后的第三天就进入了灾区,从安县步行15公里5个多小时到达北川,只背着发稿用的电脑、一瓶水、一个手电筒、一台收音机。

“到达北川中学的当晚就开始写稿了,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构思文字,就是觉得看到的东西就写出来,第一,要大家知道这边很惨;第二,去解释为什么这么惨;第三,这时候我们还需要什么。”但是因为没有信号,稿件并没有在当晚及时发出。直到16号,他才得以在北川中学的指挥部通过海事卫星系统排队发稿。

南香红在《巨灾时代的媒体操作:南方都市报汶川地震报道全记录》中也有披露,对于前线记者来说,突进灾区存在诸多困难,她总结出9条《现场操作守则》,以保障自身安全、想方设法发稿为主要核心。而记者们在参与灾难报道后的心理创伤恢复,也是学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