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能劝我回家的,只有疫情解除 | 我是志愿者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2020-03-11 浏览量:0

志愿者小伙伴都叫我“加特林机关枪”

我叫韦雪琪,来自武汉市青山区,在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疫情来临,我无法像医护人员那样冲往一线奋战,但我也不愿袖手旁观,于是报名成了一名志愿者。

每天做好社区的重点人员摸排,门卫值守是我的主要工作,有时我还为社区里行动不便的人提供外出代购等服务。可能因为我平常说话比较快,大家都叫我“加特林机关枪”。

每天做好社区的重点人员摸排,门卫值守是韦雪琪的主要工作

那一刻我才真的觉得自己在一线了

记得刚到和平社区江南春城小区工作的第二天,我就遇到一件棘手的事情,有一位确诊患者因为受到一些不实消息影响,心理恐慌,抵触就医,在家里吵得很厉害。眼看着楼下等待的救护车就要返程,我急了!借了一件防护服,和社区干部一起上楼去疏导。

患者是位女士,我们上门的时候,她一边摔东西一边大喊,如果要非要逼她下去,现在就跳楼。看到这个场面,大家有些不知所措,就说不行的话,明天再来吧。在这之前,我从没直接接触过确诊患者,那一刻我才真的觉得自己在一线了。但我顾不上害怕,因为如果就这么放弃了,不仅她会耽误治疗,她的家人也可能会被传染。

我决定留下来,试着和她谈一谈,隔着门对她说:“姐姐,看您客厅里的照片,都是女儿的。您现在这样,去医院治好了,以后还能见到女儿,如果说您这个时候跳下去了的话,就永远都见不到了,您女儿会怎么想?”

可能是因为说到了女儿,我听到她的哭声变小了,就继续鼓励她:“您得坚强,做个英雄,为了全家治好自己,您女儿才不会失去妈妈。”我就这样一点点疏导,反反复复说了一个半小时。后来,她终于答应下楼,大家都长吁了一口气。现在那位姐姐已经从方舱医院出院了,状态很好。

能劝我回家的,只有疫情解除

这段声音来自网上流传的一个关于我的视频。有一天晚上,我在江南春城小区门口值守,遇到20多名武钢职工出门上班,虽然每个人都有单位开具的证明,但我发现这些证明并不符合标准。防疫最关键的时候,证明不符合标准我就不能把他们放出去,因为如果真有感染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网上曾经流传过一段青山区某志愿者说话快、条理清晰、硬核劝导居民的视频,这个志愿者就是韦雪琪

当时人比较多,全都堆在门口。有些人说,出门上班是要养家糊口,也有人说,没法和单位解释。情况紧急,我就让大家把手机拿出来,我说:“你们可以拍视频,或者直接把免提打开,我这边来沟通,告诉你们的班组和领导为什么不让你们出门。”后来,在各方的协调下,事情得到了妥善解决,武钢的负责人联系我说,职工如果确实因为疫情封控需要,不能出小区上班,职工的工资是不会少的。

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没想到,流传出去的这段视频也给我带来了一些麻烦。我很多同事朋友转给我一些微信群的截图,全都是指责我的,说我居高临下,不善解人意。看到那些截图的时候,我感觉没法再坚持下去了。但后来我又收到很多居民微信群里支持我的信息,说不要理会那些,你帮我们做的工作,大家都看在眼里。

的确,到社区参加志愿服务是我的选择,我不会做逃兵,能劝我回家的,只有疫情解除。

你若需要我,我一定在

一个月来,社区里的争执矛盾、家长里短我都融入其中。业主微信群、团购微信群,只要是有社区居民的微信群我都加了,这些群我没有设置“消息免打扰”,常常在里面回复各种消息到凌晨两三点。

等社区解封之后,我肯定会走的,那时一定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去待一段时间。但这些群,我绝对不会退出,因为在我心中,我早就是这个社区的一员了,你若需要我,我一定在。

编辑:王光义

责编:许玲芳

主编:李亚军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688154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