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王欣的西部情节——《西行漫记》

来源:丝路明珠网2016-12-19 浏览量:0

(王欣简介)

引言:眼前画面里的雪山草地,大漠戈壁,黄土沟壑、雅丹地貌,无一不是西部的风土人情。通过王欣的油画,我们能清晰的看到:西部仍是一种遥远的远方,而这样的表达,恰恰就是艺术的本真——着眼生活,反映生活,提炼生活,高于生活。

西行漫记

● 王宏剑 

“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戌楼间”。王欣出生于兰山下黄河岸边的金城兰州,他具有西部人特有的热情奔放,爽直敦厚的天性。画展取名“西行漫记”,便突显一种始终割舍不断的西部情怀。从此展览新作中也可以看出,王欣在创作中努力坚持用西方油画的写实技巧去表现中国西北的风物人情,这一点尤为可贵。

绘画的中西之分可称为“西方务实、中国务虚”。中国油画家创作面临两大传统,须知何为西方之实,更知何为中国之虚。用西方油画写实技巧来表现中国当代生活,并不断踏实学习,方能进步,渐渐才能达到以实写虚的境界。

一个人的学业经历对于人生来说并不长,但非常重要,学会自学更为重要。要始终重视基本训练,讲究观察方法,努力从生活中去发现、用心体味西部特有的自然之美,人文之美,才能使西部情怀成为自身的一部分,并同作品融为一体。

(王欣油画作品:塞维利亚的原野 )

油画来自欧洲,如同佛教来自天竺之国印度。中国人将老庄哲学注入佛家经典之中便产生了举世闻名的禅宗。同样,中国画家只有用自己的感受和方式通过油画来感知美的形式和法则时,才会注入油画以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精神,才会摆脱对西方的模仿。才会使中国油画自立于世界艺术之林。此路遥远,途中艰辛,但未来光明绮丽,可谓:“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文:王宏剑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游弋西部  感悟遥远

——王欣的油画作品

● 卫  戈

西部对于内陆来说是一片遥远的地方,但对于长期生活在西部的艺术家来说,是不是就不会产生任何的距离感?通过王欣的油画,我们能清晰的看到:西部仍是一种遥远的远方。其实,对西部的审美距离并不是我们身在何处决定的,而是来自于内心一种强烈的尺度感,一种对西部所拥有博大、高远和深厚之美的内心感悟,一种对西部自然与文化内心的敬慕。

(王欣油画作品:扎尕那)

西部是遥远的,是遥远的一片高原。近几年,由陕西美术博物馆发起的“高原·高原”系列艺术活动,再次张扬了西部作为精神高原的影响力,这块具有“原生态的生存体验、原发性的生命体验和原创性的语言体验”之“精神高地”,正是多少艺术家魂牵梦绕的地方。无论从人文内涵还是地域景观的角度看,西部也是一块令人神清气爽的、流连忘返的“艺术高地”,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西部美术创作中,以写实性的油画来表达对地域景观及其生命感受的方式,是一种彰显自然美学特色的叙述,它比文字或其他语言方式更有透彻力,让人一眼就能看到最底层,这种表达以有力的直率直奔主题,与情意绵绵的雕饰和做作无关,与高谈阔论的资历和学历无关,成为创作者与欣赏者共同的“内在需要”。

(王欣油画作品:尖山下的村庄 )

王欣就是这样一位青年油画家,他时常在西部“越野”远行,他所迷恋的正是西部山川中那一种原始、荒芜乃至野性的存在,从辽阔清新的山岚、氤氲舒缓的乡间,到晚霞沉郁的荒漠,都沁透着一种西部的情怀,让我们感觉到西部的绘画或绘画中的西部,仍旧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这些看似很近而又充满田园自然的天地,也许就是我们试图逃离的雾霾都城之外的那片“桃花源”?这就是画家找到的西部,虽然仅仅是一隅边角,却是一处令人向往又不能完全切近的精神家园。不过,这也恰好印证了不论在何地,西部将永远是那一片遥远的风景。

王欣的油画大多是写生,他常常采用一种随意的视角,显得平常而又自然,特殊而不刻意,他善于捕捉行程中最有视觉触碰的那一瞬间,充满艺术激情的表达感受。也许,风景画中并不在于多少理想化的达成,而在于将最朴实的一面表现出来。他数幅雪景作品充满着严酷与温暖的比对,纯粹而清新。而风景画中的纯粹,应该如同人性中的善良一样,显得真实又亲切,这种审美感受,会不因时而过,不因景而迁。

(王欣油画作品:北方)

   在形式语言上,王欣的油画表达越来越简洁、越来越概括,注重画面整体的结构。他正在踏踏实实地一张一张画下去,累积出自己的探索印记。他试图将画面中的意境感和现实中的凝视感结合起来,从对风景的关注开始转向社会、人物的创作,这种尝试可能会带来了新的可能。不言而喻,作者有意识想对自己的作品注入西部精神的美学特征,他对自然的发现和对语言的探求,正沿着一条不断找寻的道路上前行。西部的神圣,对所有艺术家来说,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因此,追寻精神的西部行走,会如同西部本身一样遥远。

(文:田卫戈 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美术委员会主任、甘肃省美术家协会理论艺委会主任、中国美协、中国评协会员、中国当代写意油画研究院常务理事。 )

西部视野下的人文表达——王欣油画印象

● 刚杰•索木东

丙申冬日,边城兰州,依旧渴盼着一场大雪的滋养。

2016年12月,兰州交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王欣先生个人油画作品展将要开展,可喜可贺!

他非常郑重地来电,嘱我给他的作品写一些评语。作为二十余年的老友,深情难却,权以观者的角度,勉为其难谈一点粗浅印象,请诸位方家批评。

王欣先生生在兰州,长在西部,主攻西画,兼做研究,教学相长,成果斐然。美术界对其作品的评价是:“作为一个西部成长的青年画家,他重视对西方油画的学习与继承,同时努力融入本民族的审美习惯与哲学内涵。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对绘画的执着追求,并深深地体味到画家对西部故土的无限热爱和憧憬。他虔诚地对待生活,细心地观察、体味客观物象的形态和神韵,在反复实践和思考中逐渐地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

(王欣油画作品:迭山下的白塔)

纵观当下,真正的艺术创作者,都在沉默不语里扎根厚实的大地,五体投地、法度严谨地仔细丈量着脚下的艺术朝圣之旅。《荀子·修身》篇曰:“不是师法,而好自用,譬之是犹以盲辨色,以聋辨声也,舍乱妄无为也。”——强调的,就是“师法”的重要性。

王欣先生自幼习画,功底扎实。先后在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取得学士、硕士学位。西北师大虽居西部一隅,但美术系办学历史悠久,大师辈出,有非常好的美术教育传统。这样一个扎实求学和艺术体验的经历,这样一个传承有序、法度严谨地专业训练,给他的作品注入了深厚的文化底蕴。而西部多元文化的长期浸淫,更使得他的作品取景阔大、构图饱满、纵横捭阖、刚健有力、气象宏宇。这一独具西部艺术特质的大气象,在他的系列写生作品《群山》里表达得淋漓尽致。

众所周知,对西画而言,写实手法是20世纪前西方美术史的主流,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传统。这一手法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达到顶点,诞生了诸多名作大家。王欣先生正是秉承了西画的这一精髓,并融入了自身的艺术感受、文化体验和理论认知,从而创作出了一大批艺术精品。从《微信时代》到《藏族女孩小卓玛》到《写生课上的女人体》,他的人物画色彩饱满,笔法细腻,造型优美,风格灵动,在丰富表达的自我艺术释放里,给观者的视觉造成了很强的美学冲击。

当然,对一个艺术家而言,仅有“师法”“师古”,是远远不够的,更需在“师自然”中,慢慢修炼和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和创作水平。

(王欣油画作品:白桦林)

一个创作者,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所见、所学、所识融会贯通、推陈出新,那他的作品,无疑是僵死的。而这些“匠气十足”的僵硬作品,注定也进入不了高雅艺术的神圣殿堂。

为此,近年来,王欣先生将艺术的视角,更多投向了西北广袤的大地,将自己的艺术体验定位到多元文化的西部基层,先后多次驱车赴西藏、新疆、青海、甘肃、四川等地深入采风、写生,行程数万里,创作了大量优秀的作品,不断拓展和锤炼着自己的艺术视野和作品内涵。

在这样一种深入的文化体验和独特的艺术行走过程中,他的作品表达出来的,不是千篇一律的“民族风情照”,而是视觉独具的艺术佳作。

(王欣油画作品:转场)

以布面油画作品《转场》为例,他捕获到的是入冬季节的青藏高原上,牧民从夏牧场迁往冬牧场的一幕生动场景。在这幅构图大气、色彩明快、刻画细腻的作品中,王欣先生呈现出来的,不是司空见惯的“散漫、悠闲”的藏地美景,而是一场匆忙急促、时不我待的劳作场面:阴沉沉的苍茫天空下,微雪来袭的远山前,是经霜后泛黄的草地。弓背低头、负重前行的牦牛,背负稚子、策马回顾的主妇,驱车疾驰、前呼后应的丈夫……这些元素,在他的作品中,集中起来传递给我们的,就是生活的本真——忙碌和紧张。这样的忙碌和紧张,恰恰就是我所熟悉的青藏故里的平常生活:没有浪漫,缺乏情调,唯有劳作。

而画面的最前面,是一匹马的后半身;画面的最后面,是一匹马的前半身。这样一匹被刻意割裂、颠倒处置的瘦马,更让作品有了一种“回文”式的连续和绵延——这样的生活场景,就在这片土地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延续着所有的生存状态。

窃以为,这样的表达,恰恰就是艺术的本真——着眼生活,反映生活,提炼生活,高于生活。

诸如此类的生活体验和艺术表达,让王欣先生的作品,在大气的构图、沉稳的色彩和灵动的线条里,更多地贴近西部劳苦大众的日常,处处透露和昭示着生活给予我们的沉稳、厚实和凝重。

这样的作品里,表达出来的,恰恰就是人近中年的艺术家,对生活的感悟和思考,对生命的聆听和敬畏。

把这些感悟和思考、聆听和敬畏,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应该就是艺术家在作品中,所要呈现给世界的特立表达和自我完美。

(文: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西北师范大学宣传部副部长兼新闻中心主任。)

绘画作为一种自我关照的方式

● 刘 燕

眼前画面里的雪山草地,大漠戈壁,黄土沟壑、雅丹地貌,无一不是西部的风土人情。此情此景唤醒着我们记忆中这片土地厚重的颜色、坚毅的性格。流经河西走廊的黑河水冰冷而凝重,空气的重量和沉甸甸的心情,令我们从画面的自然中感受到一种纯粹,这种纯粹不再是种面对实景的原始感受,而是生活在现代都市中的人们正在失落的一种精神。这些画面不只是对西部这片土地的简单记录,更是准确的记录着王欣这些年行走西部的足迹和思考。

(王欣油画作品:雾鬓云鬟)

王欣的作品以风景为主。“风景”自文艺复兴至17世纪之后成为完全独立的艺术形态,并呈现人类面对自然的某种文化状态,“自然”是艺术家和“风景”之间的被描述者,是一个因主体的不断变化而变化的概念。大自然是有生命的,对这种生命的认识和表现,是艺术家的主体投射。从2007年研究生毕业,王欣才更加明确的开始以“风景”作为主要创作方向,在这样的创作形态中“再现”是一个必经之路。不论在何种艺术传统中,“再现”(representation)都是描述图像的核心术语,甚至是判断图像的主要标准。一幅作品总是被视为某种事物——不论是客观的,还是理想的或观念的事物——的再现。“再现”的过程是艺术家主体对“图像” (image)进行视觉转换和语言表达的复合过程,这其中包含着艺术语言的基础叙事性,而艺术家视觉中的图像却并非“绘画”(painting)。对于艺术语言的思考在王欣近几年的创作中越来越迫切的被追问着。2015年是他在创作和个人思考中的转折点,多少年来“写生”对他而言犹如“日志”般日常,在这个日常的基础状态中,引发他在教学和个人创作中的各种实践和思考。近几年他更加重视个人的阅读,阅读的文学性描述与他眼中的自然形成了一种个体化的互文关系,在这片越来越熟悉,甚至融入生命的自然风貌中,他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图像与绘画的区别,映射在他眼中的图像不再是他直接再现的对应物,他的“看”关涉更多信息,包含比“看”本身更多的东西,这些渐渐的形成了他视觉以外的精神诉求,并渴望将之表现于画面,表现于他精神的“风景”中。

(王欣油画作品:山居)

西北地处亚欧大陆的腹地,涵盖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的大部分地区,平均海拔在2000米以上。郭熙《林泉高致》中说:“西北之山多浑厚,天地非为西北偏也,西北之地极高,水源之所在,以冈陇臃肿之所理,故其地厚,其水深,其闪躲堆阜礴而连延不断于千里之外,介丘有顶,而迤逦拔萃于四达之野。”王欣出生在这里,更加成长于这里,这片土地给予他对生命质感的体验和艺术创作源源不断的源泉。这些年他始终在坚持行走西部、坚持大量的写生。1999年大学毕业,王欣在执教的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十七年。他的所有追求都在教学和艺术创作中,如同他与西北这片土地的关系,从容不迫而不可分割。西北的空气干燥、大风迅猛,绘画的过程如饮烈酒,激发着他探寻西部这个纯粹的精神世界。

(王欣油画作品:积石山的雪)

写生一直是王欣习惯的创作方式,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出自写生。但是2015年以后,他开始不再把逼真的“再现”作为创作追求的目的,这些当然源于他在画面以外有了更深的思考和更多的体验。尤其鲜明的是这之后的写生并不是为了获得真实的实景空间和视觉感受,而是为了获得置身苍茫山野才会被抽离并调动的情感状态。这样的状态抽离于都市的繁杂和浮华之外,更能让他在対景挥洒中调动思考的纯粹力量。以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生命环境给自己孤独的自省时刻,这个时刻包含着单纯,却也是他最能够与自己深刻对话的时刻。不断的舍弃自我的过程常常是艰辛而痛苦的,这条路依旧漫长。对2016年的王欣而言,仍然还有许多具体的技术与艺术上的问题要解决,但他的这段行走却越来越坚定而有力。

在他的创作中,由“看”到“画”的过程不断发生着改变。在他“看”的方式和过程中,“绘画”却更多关涉限制,他与绘画中视觉世界的关系是一种节制的关系,形成了他在艺术中修行和自我关照的方式。他能够主动的跳出“看”的视觉性,渴望更深的去思考个体、文化和绘画的内部联系。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风景油画家形成了多种不同风格并具有中国图式的风景作品,以中国“山水”的精神内涵来探求西方“风景”镜像图式的隔膜。而这种思考中关涉的并非仅仅“再现”与“非再现”的视觉结果,更不是一味追求如何冲破绘画的界限以求出新、出奇。王欣试图去把握的是从“看”到“绘画”的整个过程,他的绘画已开始试图不再像传统绘画那样再现客观世界,也不像抽象绘画那样纯粹从内心世界出发去解释自然,而是以一种纯粹视觉和精神的投射表达出对现实景象的生命态度。这个创作过程的思考很像著名的以色列当代艺术家阿利卡,阿利卡认为艺术家的难题并非是如何呈现对象的形相,而是以绘画中的特殊方式设置和调动认知的潜能。

(王欣油画作品:冰清玉洁)

贡布里希指出我们对物象的日常的——非图画的(nonpictorial)——认知有赖于不受我们控制的机制。而绘画的本质却是受诸多条件的限制,艺术家通过视觉试错法来追踪题材经验和个体感受之间的交汇点、转折点。而这个意识和过程需要通过漫长的日常性获得有效地锤炼,再回到画面本身。艺术就是这样的特殊体验,无法在“风景”中将传统的“再现”与“科学”相混淆,这里的再现更像是一个哲学问题,这个词汇的前缀和后缀更重要的是由“看”至“绘画”的全部精神过程,一种具有生命质感的体验性描述。面对传统和面对当代文化不再是相矛盾的焦点,也不会是画面中仅仅被符号化的形式。同样,在这个概念中我们意识到,没有纯粹的风景,只有不同时空与文化语境中的风景。一系列的问题形成了王欣自2015年以来的思考线索,即使他的画面还在这个意识的不断探索中,他就已经让自己迈出了一大步,艺术创作的过程正是他以人格为对象的修行过程。

(刘燕: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助理研究员)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