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失能老人”面临养老困境 甘肃探索医养结合新模式

来源:新华网甘肃频道2016-01-26 浏览量:0

两位老人在聊天。

目前,甘肃省60周岁以上老年人中,失能、半失能老人所占比重较大,这些老年人在生活照料、医疗保健、康复护理等方面的需求日益增长,面临着“医院不能养,养老院不能医”的困境。

在兰州,以“情暖夕阳爱心护养院”为代表的社会力量和筹建中的兰州市社会福利院老年养护中心分别从民间和官办两个维度探索“医养结合”新模式。

那些失能的老人

幽暗的走廊尽头,一群老人围在一台电视机前面,闪亮的荧光打在他们的脸上,曲折的剧情也不能令他们产生任何反应,冬日的午后,这群人静默得就像一尊雕塑。

没错,这是一群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他们从此往后的每一步再也离不开别人的帮助。

任义今年66岁,2003年入住“情暖夕阳”老年公寓。老年公寓护理员至今还记得任义刚来时经常会出现一些情绪激动,行为暴躁的情况,现在虽然有时候脾气依然大,但是经过这10余年的相处,已经可以听得进去人劝了,他会把胖胖的护理员叫“胖嫂子”,把负责人金重庆叫“最亲的姐姐”。

任义刚生病的那会,他的儿子还在读中学,任义整天在家里闹腾,全家不得安生,只好把任义送进养老院。任义的儿子说,当时准备也想送公办养老院,一是考虑费用低,二是觉得公办的放心,但是公办养老院一听父亲的情况就不接收,“说我们这里吃饭都是饭卡,老人如果不能自理,连饭都吃不上。”最后只好把父亲送到民办的养老院,时间一长,有的养老院也不耐烦了。直到2003年入住到“情暖夕阳”养老院,这一切终于才有了改观。

在这家民办养老机构里,负责人金重庆说:“120张床位的养老院,90%以上住的都是失能和半失能老人。”

坐在2楼过道的沙发上,走廊尽头一间房子里不时有“啊、啊”的喊叫声传来。养老院的护理员们太熟悉这些老人了,“不用看,我就知道是谁在喊”,这间房里住着三位老人,不时发出叫声的是朱秀英,一位70多岁的类风湿病患者。护理这样的“失能老人”白天每隔一个半小时就要翻身一次,擦洗,并且抹上爽身粉,以防生出褥疮。

罹患胃癌的苏小妹蜷缩在床上,骨瘦如柴,两眼深陷且紧闭着,看上去就好似一个婴孩般大小。

苏小妹的子女们说,老人一度连排泄都没有知觉了,就凭一口气在那里挺着。2010年9月底,苏小妹术后住院治疗两个半月,花费十几万元,回家康复,大约十个月后,癌痛来袭,刚开始是阵痛,几个月后,阵痛愈加频繁,大约三到四个小时就疼一次,晚上尤其厉害,到现在,几乎是隔一个小时就要疼一次。

为了尽量照料好母亲,在外打工的子女都返回到了兰州西固的家中,大家轮流护理。几年下来,家人已经疲惫不堪。

传统养老机构的困境

随着银色浪潮的到来,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我们面临的严峻挑战之一,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的增长,失能老人的日常照料、护理和医疗问题日益突出,加快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建设已刻不容缓。

刚刚结束的全省“两会”上,关于促进我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提案备受瞩目。农工民主党甘肃省委员会在提案中写到,2015年全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预计将达到365万人,占全省人口的13.69%。“十三五”时期,将是人口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进程加快的时期。同时,我省人口老龄化具有来势猛、增长快、“未富先老”等特点,又存在家庭结构日趋小型化,传统家庭养老功能逐渐弱化,“空巢老人”、高龄和失能老人不断增多。

为应对日益严峻的老龄化形势,民政部门逐渐探索提出并发展完善了“9073”养老服务格局,即90%居家养老,7%接受社区养老服务,3%入住机构养老。

对比过去10年机构养老服务政策的变化,10年前的重点在于扩大服务范围,意欲保障所有老人不同层次的养老需求,10年之后,虽然也有这样的要求,但却将“低收入的高龄、独居、失能”等近年来颇受关注的特定人群作为重点保障对象提出来。

在金重庆看来,“这个3%的机构养老主要是体现对‘失能老人’的关爱。”

“情暖夕阳”养老院的杨爱琴还记得,“当时任义的儿子带着父亲来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跪下了,求着养老院接收他的父亲。”

中国老年事业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傅双喜此前接受兰州晨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护理失能老人的强度大,护理的难度大且容易发生意外,因此许多养老机构也不愿意接收失能老人。”

但是不难看出,目前养老机构服务失能、半失能老人的能力还面临着诸多难题。

第一,大部分依然是“医养分离”的照料模式。由于大部分老人都不同程度患有慢性病,在普通的养老院很难接受良好的医疗服务。金重庆在北面滩的养老院只是附设了一间卫生室,聘用了一名兼职医生和两名全职护士,这样的配置想要为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医疗服务显然力不从心。

“更为严重的是,一线护理员工极度缺乏而又大量流失成为严重制约护理服务质量的最大难题。”傅双喜说。“以老养老”是“失能老人”护理的一个普遍现状。

第二,养老机构为了回避风险,往往不愿意接收失能老人,导致最需要照顾的群体被排除在外。

金重庆坦言,即使她的养老院里接收了大量的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入住,在与老人家属签订的入住合同中,也拟定了极为详细的免责条款。

“医养”如何结合?

刚刚结束的全省“两会”上,农工民主党甘肃省委员会在关于促进我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提案中也强调,进一步加大政府对养老机构的支持力度,大力推进“医养结合”、“社区养老”等新的养老模式。

作为兰州民间养老机构的代表,金重庆率先尝试“医养结合”新型养老模式。

2015年初春,金重庆获知原兰通厂职工医院正在寻求对外联营。金重庆多次与兰通厂职工医院协商,达成由情暖夕阳老年公寓注入资金,全面接管该职工医院,创办医养结合护养院的协议。

金重庆投资对原有的4200平方米的场地进行了改造装修,逐步完善了各项设施、设备的建设和配置,对服务项目,人员配备,数字化管理等方面也进行了完善,使医养结合护养院的硬软件建设达到了服务老人的要求。

护养院一楼分设了门诊挂号室、治疗室,二楼一间整洁宁静的病房内,几位老人正躺在床上输液。三楼是中医养生,配备有脊椎梳理室、针灸按摩诊疗室、足疗室等科室,老人可根据自己情况选择治疗。四楼、五楼是护养区,设有单间、双人间和多人房,供老人们日常起居。

71岁的张杰,儿女在外地工作,在金重庆的养老院他已经住了七八年。张杰患有高血压,用他的话说“随时都有死掉的可能”。2013年1月份,张杰因为高血压住了10天院,因为没人照顾,他雇了护工,一天100元,过了5天,张杰勉强可以下床自理,他赶紧就把护工辞了。对于靠养老金生活的张杰来说,一天100元,显然太贵。

现在他入住“医养结合”的护养院,住院的时候就再也不用请护工了,对老人来说不但省了钱,还得到了更好的照料。

金重庆说,老年人渴望生活有人照料,看病就医方便,对医疗便捷、生活照料等问题显得尤为迫切。未来她将利用医养结合的专业优势,充分发挥街道卫生服务中心的作用,把养老机构的功能向社区、家庭辐射,把服务对象向失能、半失能老人长期照料转化,增强区域内养老服务的能力。

前景看上去似乎不错,但是金重庆亦有忧虑。作为新鲜事物,医养结合面临的困难还比较多。一方面,缺少资金、不能获得医疗机构身份、不能纳入医保定点,是养老机构发展医养结合的“拦路虎”。另一方面,在目前的体制下,医疗属于卫生部门,养老机构属于民政部门,让养老机构越界去搞医院,显然难度很大。金重庆说:“我们说的‘医养结合’不是养老机构设立医务室,这个‘医’须是二级以上的医疗机构才可称得上实现‘医养结合’。”

由此不难看出,“医养结合”,如何结合才是这个新模式面临的真正考验。

“车已经推到了半山坡,只有继续坚持走下去。”金重庆说。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