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甘肃:“二孩”时代到来 儿科医生紧缺

来源:丝路明珠网2016-07-29 浏览量:0

有关统计显示,至2015年底,我省有儿科床位8154张、儿科医生2154人,每千名儿童有0.51名儿科医生,低于全国每千名儿童有0.53名儿科医生的平均水平,也低于WHO规定的每千名儿童拥有1.5名医师的最低标准。

如今,随着“二孩”时代到来,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日趋严峻。

患儿多 医生少

7月14日上午8时许,记者在省妇幼保健院一楼儿科候诊室看到,椅子上坐满了等待就诊的孩子和家属,走道里站满了人,每个诊室门口都被围得水泄不通,连医务人员进出诊室也很困难。

“怎么还没叫到我们?”“这医生看得也太慢了……”诊室外,有家长在不断抱怨。

“医生,我家孩子需不需要输液?您看孩子饮食应该注意些什么……”“我家孩子一直喊肚子疼,不知什么原因……”

诊室里,每个患儿家属都想和医生多聊几句,排在后面的家属却已经迫不及待开始陈述自己孩子的病情。医生的声音被家长的问询声、患儿的哭闹声所淹没……她不得不提高声音一遍遍说。

10时38分,刘琳带着自己10个月大的儿子从定西驱车赶到医院,挂号时,却被告知小儿消化感染科门诊已经停止挂号。看着不断哭闹的孩子,刘琳找到小儿消化感染科主任徐晓红,说明情况希望能够加号。

看着这位心急如焚的妈妈,徐晓红为这名外地小患者加了号。

这天上午,徐晓红一共接诊43位病人……中午13时27分,送走了刘琳和患儿,徐晓红靠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水杯里上门诊前倒的开水早已变成了凉水,徐晓红慢慢喝下——这是她上午进入诊室后喝的唯一一杯水。

7月26日,在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儿科病区,有不少等待就诊的孩子。

市民周小北告诉记者,早上9点多就带孩子来到医院,看完病已11点多了。“孩子发烧,等了两小时才轮到我的号……现在到儿科看病太难,孩子多、医生少!”

“这个季节,生病的孩子相对少一些。冬天和春天生病的孩子多,儿科门诊一般只有两三个医生,楼道里到处都是等着看病的孩子和家属。儿科应该多几个医生上门诊……”陈文秀的观点代表了大部分家长的想法。

强度大 风险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工作强度大、风险高、薪酬低,是儿科医生紧缺的主要原因。

徐晓红每周要上7次门诊,常常是早上7点半前到医院,看完45至50个患儿,已是下午近两点。“由于孩子哭闹,诊室环境嘈杂,时常要复述多次,每个病人的诊断时间较长……每次门诊根本没时间喝水、上厕所。”除此之外,徐晓红还要承担查房、手术、行政等工作。

一位工作多年的儿科医生坦言,儿科医生面临着“累”“险”“穷”的职业困惑。这位医生称,儿科是“哑科”,医生与患儿无法直接交流,孩子的病情变化快,治疗风险高,全凭医生的经验判断,靠家长的描述进行基本的诊断治疗。有时候孩子哭闹,治疗中有一点点的不顺利,就会招来家长的抱怨、谩骂,甚至动手……“医生在诊疗中不得有丝毫差错,稍有疏忽,哪怕只是言语上的怠慢,有时也会招来患儿家长的责难。”

据了解,今年年初,甘肃省妇幼保健院3个月里连续发生3起暴力伤医事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相比成人,给患儿看病在检查手段上,项目少且简单,科室效益上不去,相对应的儿科医护人员的付出和福利待遇不成正比。这也是儿科医生短缺、流失严重的主要原因。

甘肃省妇幼保健院院长助理易彬告诉记者,2014年,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儿科医护人员流失26%,均为中青年骨干。“除了人员流失,儿科还招不到人。医院每年计划招20人左右,能招来八九个人就已经算多的……像儿童骨科、神经科,连续几年都没有招到人。”

省卫计委王坤副巡视员表示,目前儿科医生短缺是全国都面临的问题,我省儿科医生短缺主要是儿科工作要求严、强度大、风险高,自愿从事儿科工作的医学院毕业生少;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儿科医生,需要积累丰富的经验,成长周期长,培养数量和速度不能满足服务需求增长;我省基层条件相对艰苦,对人才吸引力不强,现有基层儿科医生中还有多年无法通过执业资格考试者;儿科风险高、收益低,部分医疗机构管理层对儿科建设不重视;没有儿童专科医疗机构,难以形成人才技术的聚集洼地。

应强化儿科建设

根据中国医师协会的统计,目前全国在职儿科医生大约有11万人左右,缺口在20万人左右。然而,现有的儿科队伍中,仍然有人在选择离开。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儿科医生总量不足、配置不合理等问题更加凸显,要破解当前“儿科医生困境”还需多方合力。

在徐晓红看来,由于院校合并,原本省内招生变成全国招生,招生人数也有所减少,再加上学生毕业后大多不愿意留在甘肃工作,这使得县乡儿科医生更加缺乏。

“儿科医生不仅要具备良好的专业知识,还要具备丰富的临床经验,要强化高校儿科人才培养教育,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维护儿科医生的尊严。”易彬说。

据了解,我省目前开展了全省中医儿科适宜技术逐级培训工作,对4500名在岗乡村医生进行的培训中,增加中、西医儿科适宜技术培训和操作练习,提高乡村医生对儿童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断处理能力;协调增加省内医学院校儿科专业硕士研究生招生名额,开展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时,名额向儿科医生倾斜。2015年至2018年,每年投入2500万元,加强58个集中连片贫困县县医院的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建设。下一步,要推动省级儿科医学中心建设,引领省内儿科医学发展;提升儿科医务人员岗位吸引力,鼓励医疗机构进行内部分配时,合理确定儿科医务人员工资水平,儿科医务人员收入应不低于本单位同级别医务人员收入平均水平。

有业内人士指出,我省综合性医院虽设有小儿专科,但成人与儿童混杂就诊,给儿童带来较大心理压力,同时增加了交叉感染的机会。另一方面,省内综合性医院儿科人员编制少,儿科发展投入有限,无法深入进行亚专科分化和开展全省儿童健康与疾病防治的研究及专科人才培养工作,使得我省儿科诊疗水平的提高和发展受到严重制约。所以,急需建设一所国家级区域儿童医学中心,满足西北区域内儿童医疗保健服务、疑难杂症救治及分诊、急救任务,并承担区域内儿科骨干人才培养和开展科学研究工作。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