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中国首次环球飞行】此地一为别--中国首次环球飞行团队在奔赴最危险航段前分道扬镳

来源:丝路明珠网2016-08-26 浏览量:0

此地一为别--中国首次环球飞行团队在奔赴最危险航段前分道扬镳

无奈地看着你们的背影飞入冰天雪地。你们将奔赴危险,而我们则享受繁华。

环飞五人组在总统山

纽约的夜,交融着摇曳的灯火和闪烁的星光。不比前两天在空中鸟瞰这座城市,今晚的灯火近了,而星光远了。

我们五人走进下榻的宾馆。在机长张博的吩咐下,我订了一间会议室,讨论一个在大家心中斟酌许久的重大决定--谁走?谁留?

环飞五人组在出中国国境前合影

按照原计划,几天后,中国首次环球飞行的团队将一起奔赴加拿大,随后飞跃连结大西洋和北冰洋的戴维斯海峡进入北极圈内的格陵兰岛,挑战此次环飞最危险航段。在高纬度飞行会导致机翼结冰,而在茫茫北极圈内补给飞机油料成了奢望,万一飞机油料不足连迫降都有难度,设想在漂浮着巨大浮冰的北冰洋上降落是一怎样的画面?

机翼下的四帅

机长早就知道单人驾驶轻型飞机环球飞行的挑战,我们几个也知道作为乘客即将面临着哪些可能的风险。但是,自8月7日那一天,我们五人毅然像是捆在同一只弓上的五只箭,嗖的启程了。然而,在今天,这个命运共同体不得不暂时松绑,兵分两路。

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

在过去两周的飞行中,机长在反复测算着TMB700飞机在北极圈内能承受多少重量,能挺过怎样的极寒。虽然TMB背负航油、五人重量、及随身行李重量尚有余力,但是一加上可隔热和漂浮的救生衣,以及冷水救生艇,飞机负重就接近极限。经过深思熟虑,机长提出:减人减物不减油,确保飞行安全。

Orval大爷放下面子帮录制节目的我提包

于是,在会议桌的四面坐着甘台记者杨德灵,甘台媒体技术冯国轩,老机械师Orval Yarger, 和作为环飞助理进行会议翻译的我。机长站在桌子的尽头,在一块白板上工工整整写下每个人的名字,让大家投票决定去留。

张博作为环球飞行的机长,必须得履行驾驶飞机的职责,否则环球飞行的前提就不成立。毫无疑问,机长不能走。

作为机械师,Orval大爷可以检查飞机性能、保障机械安全,也不能走。

那么剩下的三人,哪一个留下?

扛长焦的杨大伯

机长让我先说。我当然想留下!我费尽周折去办理格陵兰签证难道不就是想登陆神秘北极圈吗?这对一个20出头、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女孩是多大的诱惑!但是话到了口边又咽下去了。我知道我必须陪同杨大伯、小冯中的一位离开。一是因为飞机上必须要有一位专业媒体人员纪录下这一段挑战,否则飞过北极圈只能成为飞机上三人的记忆,无法和更多人分享;二是因为无论杨、冯谁离开,他们都需要有一位会讲英语的人,带他乘民航航线抵达欧洲,并独自生活两天。所以,我离开成为定局。

三餐不吃饭、一顿抵三餐的小冯

在两位媒体人中间决定去留并不容易,两位都是能不吃不睡拍摄制作的专业人士。在机舱里,他们一个驻守左舷窗,扛长焦;一个驻守右舷窗,端4k。在活动现场,他们一个站在会场中央捕捉中景,一个站在最后捕捉全景。最后,小冯主动让位,因为杨大伯文笔更好、资历更深,能写出更多更精彩的篇章。

即将与小冯奔赴英国的作者

尘埃落地,我的心中却仍有忐忑。我和小冯直接乘民航客机去欧洲确实避开了最危险的航程,也减轻了整个机组的负重。但是对于机长张博机长、杨大伯、奥大爷来讲,他们仍要面对北极圈5、6千米厚的冰层和白茫茫的未知。

在过去两周的飞行中,我们五人一同飞跃高山大海,也一起穿过人山人海,培养了深深的默契。

如果一切顺利,五人将在四天后在伦敦团聚

机长的执着死磕我看在眼里。一周之内纵横穿越美国:北至阿拉斯加,南至基韦斯特,西至西雅图,东至纽约。全程单人驾驶飞机,一天平均睡眠只有5小时。期间还出席了多场活动,当活动组织方都说一天下来自己腰酸腿痛时,他挥挥手说没事,不累,笑意盈盈。

Orval大爷的固执可爱我看在眼里。他检查飞机时不小心把头撞上了螺旋桨,鲜血直流。他偷偷地捂住伤口不想让摄像机捕捉住,也拒绝让我给他上药,嘴硬说一会就好,有什么大不了。伤口结痂后又顽皮地凑到摄像机前,让大家看看自己的美人标记(Beauty Mark)。

杨大伯的兢兢业业我看在眼里。写稿、拍摄、出镜、制作,一个人能撑起一个新闻工作室。点一支烟便文思泉涌,烟灭了,文章也写好了。当然,由于工作太忙也常常忘了洗袜子,在机舱里还冷不防的把脚丫子伸到我面前,逗我恼,他却乐得不行。

小冯的直男闷骚我看在眼里。负责传输素材的他几乎可以不吃不睡,一到宾馆就找wife(其实是Wi-Fi无线网,总被他说成wife),结果却因太忙冷落了家中娘子。电视台都看不下去,在七夕采访了小冯妻子。他却转头调侃我说:我俩一起去伦敦,别人肯定觉得是我把你鬼(拐)跑了!

要说什么细节最感动我,由于飞机上没有卫生间,有好几次当地朋友们都劝诫我们带马桶上飞机。但由于飞机上只有我一个女生,这四个大老爷们一致决定照顾我的感受,不带马桶,自觉在起飞前和飞行过程中不吃不喝,强挺过内急。

我们曾是那么背景迥异的五个人,我们现在是那么亲密无间的好战友,而此刻,我只能无奈地看着你们的背影离开,看你们奔赴危险中,而我们则留在繁华里。

我和小冯将在两天后提前抵达伦敦,我们会守候在伦敦Biggin Hill Airport,看黄昏天空中的模糊的一点,逐渐清晰为我们熟悉的TBM。三张笑脸迎出机舱,那时我们将再次拥抱,却话格陵兰的风雪。

作者:刘可欣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