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央视】樊锦诗:我心归处是敦煌

来源:央视网2019-10-25 浏览量:0

央视网消息:今年81岁的樊锦诗有很多头衔,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三八红旗手”、“改革先锋”,以及刚刚获得的“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但人们提起她时,总还是亲切地称她为“敦煌的女儿”。

国庆前夕,樊锦诗被授予“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当天下午在文化和旅游部的交流座谈会上,樊锦诗说这枚奖章是党和国家对数十年来莫高窟人以及全国文物工作者,为保护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所取得成就的肯定和褒奖。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 樊锦诗:本来我胃口就不好,伙食也不好,估计就是水土不服,有可能营养也不行,后来老师一看我不行,就叫我提前走了。说实在的,就想着我再不回来了。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 孙庆伟:她说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所以她义无反顾地去了敦煌,这一去就没想到就是个几十年,就是一辈子。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 樊锦诗:它的背后是石壁,就是崖体,它崖体在支撑这个壁画,可是崖体里头有水,崖体的水过来,它不要说水,它有一点儿潮气,它这个泥就软了,那么有潮气就软了干了就收缩,一胀一缩,壁画就弄坏了。背后的问题你解决不了,前面怎么解决?

敦煌莫高窟科技保护体系正在建设中,伴随西部大开发、旅游大发展的热潮,莫高窟的游客数量急剧增长。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的樊锦诗坚持敦煌开发一定“把保护放在首位,先保护再利用”的原则。2003年,在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樊锦诗联名其他委员正式提交了《关于建设敦煌莫高窟游客服务中心的建议》的提案,被全国政协列为重点提案,2008年,敦煌莫高窟保护利用工程正式启动。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 樊锦诗:1979年是一两万人,到2001年31万的人流量,我一下就警觉了。参观人数增加的速度,这是我们必须要专门预测的,我们很担心,不让游客看不行,看坏了也不行。为了做好控制,就想到了使用数字化。

2005年,莫高窟在中国首创“旅游预约制”,入洞人数得到了有效控制。很多人不理解,说樊锦诗有钱不赚,真傻。但是樊锦诗并不为之所动。她利用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积极呼吁和推动相关保护法规的出台,在她的倡议和推动下,《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和《敦煌莫高窟保护总体规划》先后公布实施。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 樊锦诗:那么怎么保护呢?我想到了两个方面,一个是从管理措施,法律、行规、规章、制度、规范等等,第二是科技手段。

经过10年的探索,“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成立,用电影和实地参观相结合的方式,减少了游客参观时间,提高了洞窟承载量。2011年,樊锦诗与合作单位经过反复试验,研发了十亿级像素照相机。这部照相机把过去无法拍摄的佛龛和塑像变成了可能,实现了完整的洞窟档案。2016年,“数字敦煌”网站上线后,30个经典洞窟、4400多平方米壁画的高清数字化内容向全球发布,游客在电脑前,就宛若在石窟中游览一般。

从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历经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等一代又一代莫高窟人的坚守,莫高窟不再是“沉睡了一千年的标本”,而真正成为能为世人共享的艺术宝库。经过十几年的研究和实践,敦煌研究院在壁画数字化研究、古代壁画保护研究、土遗址保护研究、考古现场出土文物保护研究等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敦煌研究院先进的保护理念和技术,输入了印度、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敦煌研究院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敦煌学的研究中心。

编辑:杨   晨

责编:许玲芳

主编:李亚军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688154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