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战“疫”日记】平凡皆可往,深情共白头

来源:甘肃广电总台·视听甘肃2020-03-14 浏览量:0

人的一生中会遇见2920万人,而两个人相爱的概率只有0.000049,我想我应该是花光了毕生的运气才遇见了我的小南先生。我们从相识相知到走进婚姻的殿堂已经整整七年,简单平庸的生活早已磨灭了原本的激情,爱情在一日三餐中慢慢变淡,成了细水长流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在抗疫前线已经工作了将近一个月,远在异域他乡,听云与明月窃语,看漫天星辰熠熠,总会想起分别时你眼里的水光弥漫和故作坚强,我知道你会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也知道你一惯懂得尊重我的选择和决定,因为在医院工作的特殊性,我时常一次又一次任性地把后方交给你,总想着来日方长,可是这一次远赴武汉,站在肺炎疫情的最中心,才明白这么多年的相濡以沫是人生惊喜,亦是上天馈赠。

回想出发前,我曾试探着问你:“现在疫情这么重,我作为党员,又是医务工作者,是不是应该去?”,你说:“嗯,应该去。”明明早就确定了答案,但是这坚定的语气还是给了我莫大的力量。接到命令的当晚,我看着窝在沙发上打游戏的你,突然没了告知的勇气,我害怕你会阻止我,害怕你说:“太危险了,我不准你去”。很意外,听到消息,你沉默了,虽然没有只言片语,但是我知道你这局游戏怕是要输了。尽管心里早已兵荒马乱,但是在孩子面前,我仍旧尽力保持常态,帮他们洗完澡,哄着他们进入梦乡。回头看见你拿着酒瓶走进了屋子,你关上了房门,屋子里也失了声响,明明只是隔着一扇门,我们却像是隔着万水千山。我害怕推开门就真的走不了了,害怕你的沉默,害怕你的关心,更害怕你的挽留,尽管心里五味杂陈,还是忍不住悄悄地迈出了那一步,你在和朋友视频聊天,隔着屏幕借酒浇愁。要是平时我肯定会让你少喝点,但这个场面我竟也没了劝说的底气,只能轻声说:“你不想帮我收拾东西吗?我明天下午就要走了。”你没回我,继而跟朋友说:“出征名单出来了,已经改不了了。”此时我的内心也是异常脆弱的,我明白这话是说给我听的,也知道此时此刻,加油鼓励的话你没法说出口,可已经任性了这么多次,我已经习惯了你的默默支持,所以面对这么“不讲道理”的你,我也竟有些生气了,随即关上门开始收拾行李。墙上钟表的时针默默地划过了十二点,你从小屋出来了,开门见山地说:“我要找你谈谈。”我一时愣怔:“谈什么”?你坐下冲了杯咖啡小心翼翼地问道:“能不去吗?”你还是问出口了,我急道:“不去?咱们不是早早就说好了吗?你要是实在顾不过来,可以把老人接过来照看孩子,冲锋的号角都吹响了,我怎么能当逃兵?”你有些幽怨地问我:“你们医院那么多护士,为什么偏偏是你?”,“因为我是党员,年龄合适,家庭稳定,也能胜任武汉的临床工作啊”,等我理直气壮地讲完自己的理由,你端起杯子一口气喝掉了半杯咖啡,说:“你知道那边的情况吗?从十个人到一百人,从上百人到上千人,再到现在的几万人,我只知道你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只知道我不能没有妻子,我的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其他的我顾不了那么多”。我强忍住心头的波涛汹涌,故作轻松地对你说:“我看了,早期感染比较多,因为最开始我们没有经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防护流程已经非常成熟了,现在武汉的形势这么严峻,我们是医护人员,往前冲是我们的责任,你要相信我,我会保护好自己,平平安安回来的。”你知道拗不过我,突然紧紧地抱着我泣不成声,那一刻我突然明白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我总是习惯性地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你,却不知道你也会累,也会害怕。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长,自你我相遇起,你便把所有的坚强都给了我。

不管内心如何不舍,第二天一大早你还是照常帮我收拾行李,用的吃的穿的,恨不得把家搬到武汉,又不厌其烦地嘱咐我戴好口罩,勤洗手,做好防护,却忘了我是护士,你的叮嘱于我而言本就是职责习惯。十一点要去医院集合,我说我自己去就行,你说到医院帮我把箱子里的东西整理一下就走,默默地陪伴就到了中午,去综合楼剪头发的时候,你对理发师说:“剪的越短越好,她比较邋遢,越短越安全。”看着我的一头碎发,你笑着说:“好丑,但我不会嫌弃。”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候,我红着眼眶对你说:“要走了,家里就靠你了。”你抱着我说:“放心,到了武汉不用总记挂家里,每天报个平安就好。”坐上前行的列车看到你的信息:“媳妇上前线了 大后方必须保证!有了今天的这场离别,我才知道我有多爱你,多舍不得你!一定一定做好防护!觉得防护衣难受了,就想想你老公,想想家里的两个娃!务必坚持到下班!”看到这里我再也绷不住了,泪水决堤般涌出,我知道此去前途艰险,但你会在每个我义无反顾的日子里,远隔山海,与我共经暗流风浪。

此后每个进舱的日子里,不管多晚,你都会守着电话等我报平安,我也会在午夜的某个时刻想起一句话:幸福是不管你多晚回家,一抬头就能看见那盏为你亮着的灯和等你回家的人。结婚七年,我们很少手牵手逛街,因为你说手牵在一起,容易出汗;我们很少煲电话粥,因为你说每天都见面有什么可聊的;你出差一个月的时候也不怎么打电话给我,我时常埋怨,你却说老夫老妻了,我们的感情不用靠电话维系。我们平凡的爱情故事逐渐湮没在时光的长河里,成了茫茫星辰,三餐四季。钱钟书先生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的心已经炸成了烟花,需要用一生来打扫灰炉。”我已经忘了小南先生是何时将我的心底炸成烟花的,但是这灰炉确是需要用粗茶淡饭的余生来清理。悠悠岁月,即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

甘肃省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 甘肃省宝石花医院 常艳


编辑:张文杰 毛佳怡

责编:许玲芳

主编:李亚军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