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甘肃定西非法采砂猖獗 企业打着河道清理项目旗号采砂

来源:丝路明珠网2016-11-24 浏览量:0

央广网定西11月23日消息(记者吴喆华 贺威通)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河道砂石是河床的铺垫层,维系着河势的稳定和河道、堤防的安全。非法采砂,不仅破坏河道,污染河水,也给周边百姓的生产生活带来安全隐患。早在2014年,甘肃省定西市就宣布对无证采砂企业“无条件全部予以关停整顿”。然而两年多过去,记者近日在定西市调查采访发现,不少采砂企业仍然无证经营,偷采乱采现象有所反弹,而在安定区等部分县区,非法采砂还很猖獗。

11月18号下午,内官营镇先锋村某砂场在新庄门河道挖砂

河砂资源越来越少,不少采砂场到农民土地上挖砂;甚至还有打着河道清理项目旗号采砂,躲避有关部门监管。

甘肃省定西市,黄土高原的西部边缘。在这里,砂与河,砂与地,是砂场与村民近十年的博弈主题。

安定区内官营镇先锋村,河道清理工程,水泥护坡修得很低

定西市安定区内官营镇先锋村,共有五家砂场盘踞。新庄门社附近,村民苏春辉的一辆面包车,车窗打砸碎。不远处,力拓公司王彦砂场的一辆红色运砂车,也被村民逼停。村民苏春辉告诉记者:“每家一辆,一共是24户人,两户人在外面,当时开下来22辆车,一家一辆,一直这么停着。”

王彦砂场主要为力拓公司混凝土厂提供原料。砂场与村民,共用一条紧挨农田的土路,为了运输方便,砂场把土路拓宽,侵占农田空间。村民苏东抱怨:“经常晚上生产,噪音大得很,睡下去就听刷刷刷,就像暴雨的声音,不停的这样。”

王彦砂场过去主要的砂源,来自西河先锋段,河道旁立了一块醒目的蓝色项目牌,说明所进行的是“河道整治工程”,号称可以保护农田1000亩,831人不受洪水侵害,项目由力拓混凝土公司执行,去年3月竣工。

安定区内官营镇先锋村,王彦砂场的车辆被村民堵住

记者在现场看到,西河仁化寺段河床已经开裂,坑洼不平,到处可见废料聚集的土堆,水泥护坡仅比河道的淤泥高了一米多。村民苏东说,砂场把河道里挖沙了五六米深,护坡却修得又短又矮,根本防不了洪水。“他搞这个项目是个名目,取沙是实质,就修了几百米,不到一公里,实际河道是两点几公里,(修了)不到一半。”

记者以商务人士身份向安定区水务局水政水资源科核实,袁科长表示,王彦的砂场属无证采砂,并未获得水务局的许可,“王彦报了项目,水务局和发改委批了,他是自筹资金,以搞护岸为借口,把河挖得坏着呢,现在上面领导都查他。”

王彦砂场的管理人员张斌也承认,他们并没有合法的采砂许可。

临洮县卧龙村吴伟砂场称今年夏天对洮河部分区域采砂

实际上,王彦砂场早在几年前就开始非法采砂,却一直未被关停。由于河道的砂源已经几乎被其取尽,近几年,砂场又开始向附近村民买地挖砂,引来新的纠纷。

临洮县玉井镇陈家嘴村无证的董生成砂场

临洮县正被采挖中的漫坝河

临洮县朱发亮砂场,在漫坝河上挖坑采砂

今年10月7号,村民苏春辉与王彦砂场达成口头协议,双方约定以砂换土。但是,砂场把砂挖走之后,并没有把地用土垫平,苏春辉家一亩多的地,现在成了深约一米六、七左右的大坑。“坑”的另一头,连着四十多亩农田。东边是一条“碱沟”,南边是西河,苏春辉担心,一旦发水,洪水可能漫过苏春辉的地,将农田都淹没。

苏春辉告诉记者,这个地比外面的河道低,下雨的时候水大得很,前面土根本挡不住,水从这下来这些地区全都淹了。

于是苏春辉带头堵住了村路,发生了开头一幕。为此,他遭到不明身份人员殴打,还差点被“绑架”,10月下旬,村民将砂场非法采砂的问题向省领导信箱、市长热线反映,均到了内官营镇就进展缓慢;11月15日,安定区法院给相关村民发来传票,案由是“财产损害纠纷”。

内官营镇东岳村魏世海砂场,无证采挖河道

去年8月,渭源县会川镇斗坝沟的一个无证沙场,附近村民李永祥堵路,被砂场车辆撞死,该砂场目前已经关闭。死者哥哥说,事情很快被处理,并不知道是否有人被追责。

记者调查发现,在定西市,类似王彦砂场,长期无证经营,以河道清理项目为幌子取砂,到村民土地上挖砂,竟然并非个案。在安定区,记者从水务部门了解到,共有采砂场一百多家,其中持证经营只有32家。为何严打之下,非法采砂依旧猖獗?

内官营镇,是定西市安定区非法采砂的重灾区。“大桥头”,从内官营镇通往定西方向的必经之路,这里不时有满载砂料的大型货车经过。司机景师傅告诉记者,仅东岳村一个砂场,每天就能往外运砂三四十车。镇上的采砂业很红火,但大部分企业却没有采砂证。

记者:这路上拉砂车多不多?

景师傅:多着呢!从那个砂场出来的每天大概有1000多方。

记者:内官镇有多少沙场?

景师傅:内官镇有几十家,两三个有证,大部分没证。

内官营镇锦花村赵建伟砂场老板介绍,“方圆十二三四公里有二十多个砂场”,附近河道里的砂源基本被采尽,他需要向其他砂场买砂源。由于办理采砂许可的证件费用昂贵,一般砂场都不去办证。

赵建伟介绍,带证的砂场基本没有,都是胡采的:“要那个证干嘛,一年交几十万谁愿意交?现在要手续齐全,办一下就得三十万。一年砂场才能挣多少钱。”

内官营镇梁副镇长说,镇里不允许非法采砂,今年已经关停了五六家。砂场一套采砂手续办下来估计要三十多万,的确有不少砂场没有手续,也有砂场边办边采。

记者在定西市调查发现,陇西县对非法采砂治理较为严格;但在渭源县,有砂场以河道清理项目为名采砂;临洮县存在无证砂场偷偷生产,而部分持证经营的砂场,采砂也不规范。

陇西县对渭河流域的砂场全部关停整顿。文峰镇三十里铺村,康老板的砂场位于渭水河边,负责人说,虽然有证,但也不能开采,需要重新办证。今年上半年,砂场曾洗过砂。

记者:什么时候关的?

康老板砂场:今年上半年,去年年底就把电给关了。

记者:咱们不是有证吗?

康老板砂场:渭河沿线全部整顿。

陇西县一位砂场老板也向记者表达了处理旧料,关停砂场的想法:“不让干了,一个装载机都被执法局开走了。整个陇西都这样,陇西管的严。”

王彦砂场采挖过后的西河先锋段

渭源县会川镇河里庄村打着项目部名号的砂场

渭源县对非法采砂整治力度也较大,会川镇河里庄村,某砂场挂着“河道清理项目部”的牌子,老板介绍,采砂证不好办,只好申请个项目,可以挖宽50米,长两公里的河道内的砂源。老板说,以项目为名,一方面采砂;另一方面,还可以获得修护提的拨款。

河里庄村项目部负责人表示,“有多少砂,取多少砂,手续就这么写的,后面有多宽,我取多宽。修河堤是国家给钱的,一米拨1500元,市上已经报上去了,1500咋也修下来河堤我还要赚钱呢。”

临洮县卧龙村吴伟砂场,颇具规模,吴伟介绍说,即便手续齐全,也不允许对洮河开采,只能以河道清理项目,对洮河部分河段取砂。

吴伟:这是清理河道项目,现在取(砂)着呢,清理着呢。

记者:怎么清理?挖泥?

吴伟:挖砂嘛,中间高起的全部清掉。

记者:其实就是取砂?

吴伟:就是嘛,改了个名称。

临洮县水务局河道站韦科长说,临洮县共有一百多家砂场,其中一半有证。以河道整治项目挖砂,严格来说也不允许,“咱们这边没有河道整治工程,只有在城区这段有河道整治工程,但这个严格意义上说,没有什么许可手续,有些东西就是政府这边默许的,你把河道治理好,砂子你挖走就行了。”

安定区水务局水政水资源科袁科长告诉记者:“河道清理项目全都是假的,安定区到现在没有一家河道清理项目批准的,全都是偷采。”

治理采砂乱象,文峰镇综合执法局工作人员一语道破:“最主要的问题是力度问题,制止违法行为,肯定是要有力度,一般力度上不去肯定比较容易反弹一点。”

两年前,定西市就召开河道采砂管理工作会议,认为定西市非法采砂问题严重,普遍都存在随意开采、乱采滥挖和超深越界的问题。非法采砂为何反弹?如何解决河道采砂管理中的体制机制问题?定西市采砂乱象,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央广网)

相关链接:

甘肃定西非法采砂现象反弹 砂场负责人:人情执法氛围浓烈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