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明珠网

点击下载 牛肉面

[可可西里保护报告]小藏羚羊的未婚奶爸

来源:丝路明珠网2017-08-25 浏览量: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每年五月,可可西里的藏羚羊迁徙到卓乃湖等地区产仔,七八月再带着小藏羚羊回迁。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要救助跟母亲失散的小藏羚羊,还要帮助羊群安全地穿过车流密集的青藏公路。系列报道《可可西里保护报告》今天请看第二篇:小藏羚羊的未婚奶爸。

吃早饭之前,解安程和洛松巴德要先用大锅烧水。索南达杰保护站海拔接近4500米,水烧到快80°C就开了。7只奶瓶各有编号,在水里煮透之后,捞出来倒放着沥干再正过来,灌进烧开的牛奶,拧上奶嘴。两个小伙子都还没结婚,在这里当上了小藏羚羊的奶爸。

小藏羚羊:咩~

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后院,7只小藏羚羊已经长到一个月大。它们刚出生就跟母亲失散,被巡山队员救回来,避免落入狼的口中。解安程在这里工作两年,已经很熟悉小藏羚羊的习性,还会学着叫声跟它们呼应,“就看它喝过母乳没有,如果喝过母乳,哪怕饲养很长时间,它都会稍稍有一些叛逆,因为觉得不是母亲的味道,但如果一睁眼就让我们救回来,基本上就会很依赖我们。”

解安程和洛松巴德穿上白大褂,拎着奶瓶走进圈舍,小藏羚羊立刻围过来。小羊含住奶嘴,吸得卖力,吸完一瓶还不满足,冲着洛松巴德撒娇,还有没轮上的小羊挤过来抢。奶瓶上和小羊身上的编号一一对应,不会弄错。牛奶是跟工作人员的食物一起,定期从格尔木运上来。奶里要兑一些水,适应小羊的肠胃,还会加一点葡萄糖补充营养。

小藏羚羊抢食 奶爸有点忙乱

小藏羚羊慢慢长大,喂奶的量也逐渐减少,更多地让它们自己在后院的草场里吃草。草场有围栏,但两个奶爸还是要防范野狼入侵,“周围有狼,如果人不看着点儿不太放心,只能有限度地做一些野化的训练,慢慢的融入到野外的环境里面,毕竟它最后还是要回归到自然里。第一个月开始就慢慢往外放,时间越来越长,最后甚至从早上放到晚上带回来。”

小藏羚羊会在保护站里度过出生后的第一个冬天,第二年四月,离别的时候到了。奶爸们要把自己养育了快十个月的小藏羚羊混进羊群里送走,“还是比较难的,想让它融入到种群里面。虽然做不到一步三回头,但其实我们也在不经意间才悄悄地走开。放到羊群里面,它刚开始还能看见,突然我们就消失了,而且还要带到比较远的地方,近的话它会找回来。”

五月迁徙到湖边产仔,七八月再带着小羊回迁,羊群要横跨数百公里的无人区,踏过松软的、泥泞的土地,也需要两次穿越车流密集的青藏公路。五道梁保护站的一个任务,就是护送它们过马路,“以前我们是用肉眼和望远镜去观测藏铃羊的动静,是否要做过公路的准备,但现在我们拥有360度的监控以后,随时都能监测到藏羚羊的行动,随时都能从监控上看见。”

五道梁保护站(派出所)的干警在通过监控画面观测藏羚羊迁徙动态

成群的藏羚羊快到公路边的时候,五道梁保护站的工作人员拦下过往的车辆,空出500-1000米长的公路,让羊群通过。23岁的才索加穿上牛皮纸箱做成的衣服作掩护,靠在路边拍下这个场景,“刚开始要过的时候,有个领头羊,那个时候会探好几次这是否安全,这个公路对我有没有伤害,是否能安全地通过。”

两三百只藏羚羊穿过公路需要十多分钟,这期间有一些羊会掉头往回走,“估计是母羊在找自己的小羊,因为它对公路和周边环境的惊扰很着急,要先过公路,到公路那边回头一看,自己的小孩、宝宝不见了,回头去找一下。”而小藏羚羊因为没有踏上过坚硬的公路,有点陌生和害怕,“柏油路特别硬,它一踩感觉不对,就掉头往回跑。最终,它们都安全地通过,两头被拦下的司机和乘客举起手机。大城市的十字路口,都不见得有这样的礼让和秩序。

五道梁保护站的工作人员统计,2016年藏羚羊迁徙4024只,回迁5469只,比2015年有所增加。人类在尽量减少对藏羚羊的干扰,藏羚羊也降低了对人类的恐惧。索南达杰保护站至今已经救助藏羚羊、藏原羚、猎隼等野生动物三百多只,解安程心里也多了一份牵挂,“其实我们在巡山的路途当中,看到一群羊,就会想起有没有我们喂养过的。”

27岁的洛松巴德今年夏天在卓乃湖保护站待了两个月,守护藏羚羊产仔,还要防范熊和野牦牛的侵袭。洛松巴德的家在曲麻莱县的牧区,他很少能回去,无人区的卓乃湖没有手机信号,也不能打电话回家。《慈祥的母亲》是洛松巴德在那些天唱得最多的歌。

来源:央广网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