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修改密码

首页 > 要闻速递 > 正文
“要钱干什么,埋你啊!”敛财超4亿元贪官出镜忏悔

+1

-1

收藏

+1

-1

点赞0

评论0

近日,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蝇》播出。在镜头前,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王富玉忏悔自己的罪行。

豪华别墅电影厅、健身房一应俱全

王富玉,任省部级领导干部长达20余年,先后在海南、贵州担任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等重要职务,2018年退休。2021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据专题片《零容忍》透露,专案组发现了多套涉案房产,有的是王富玉直接收受,有的是违纪违法所得购买,还有的是老板买下长期供他使用。

王富玉在贵阳长期使用的一套豪华别墅,由关系密切的老板出资进行了高档装修,电影厅、健身房一应俱全,陈设细节无不讲究。

有意思的是,别墅客厅里满墙挂的文字,都在标榜自己心系百姓、淡泊名利。中间挂的是康熙年间一位知县的名言:“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两侧挂的是一名老板送给王富玉的一副对联:“做人好心洁如玉,为民精神富若仙”,煞费苦心地将“富玉”二字藏在对联中,对王富玉奉承吹捧。墙上文字和豪华别墅的反差,恰是王富玉“两面人”做派的生动写照。

要求私营企业主安排乘坐私人飞机到各地打高尔夫球

专题片《零容忍》透露,王富玉表面上把自己包装成清正廉洁,但实际上,贪图享乐、追求奢靡生活的问题,在王富玉身上表现得非常突出,他甚至想着冬天要住三亚,夏天要住贵阳,春天、秋天要住深圳,所以他安排老板在三亚、深圳、贵阳给他买房,然后再装修。

有一套别墅紧邻高尔夫球场,推开窗就是一望无际的绿茵,王富玉酷爱打高尔夫,想打球了随时就能下楼挥杆漫步。上世纪90年代,他开始接触到高尔夫球,非常痴迷,从海南打到贵州,从在职打到退休,甚至要求私营企业主安排他乘坐私人飞机到全国各地打高尔夫球。

王富玉在海南海口、三亚、琼山等多个城市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海南发展旅游度假产业,高尔夫球场逐渐兴起,王富玉就在那时迷上了打高尔夫,也正是在球场上,和不少老板逐渐打得火热。

王富玉:我打高尔夫也打出了很多的毛病,打出了什么毛病呢?一个是买房子在球场上决定的,拿钱在球场上决定的,这不都是腐败了,成了腐败交易场所了吗?

“期权式腐败”:先帮老板办事,等退休后再收钱

1994年到1998年,王富玉在当时的海南琼山市,市委书记、市长一肩挑,首次尝到了“一把手”的滋味。

王富玉:我到了琼山做书记、市长的时候,思想上就对自己放松了,就让人家老板拿钱买房子了。

作为交换,买房的老板得以承包了当时琼山的重点项目海瑞大桥的部分工程。

王富玉:海瑞是琼山人,是反腐败中国历史上的老祖宗,我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个桥,但是我拿了人家的好处。

此后,王富玉陆续安排多名私营企业主在多地购买了多套房产,放在亲属名下;收受的大量钱款也由弟弟王富保管。

专题片《零容忍》透露,王富玉对组织缺乏敬畏之心,纪法意识淡薄,而且侥幸心理严重。涉嫌受贿的金额,党的十八大之后占比高达70%以上,党的十九大之后占比超过30%。

茅台酒是贵州独有的稀缺资源,王富玉自然也不会放过利用这个资源的机会。他利用权力为儿子王斌获取茅台专卖店经营资格,又违规获取大量茅台精品酒指标,赚取巨额利润。

2014年,茅台集团在三亚投资开发一家度假酒店,商人沈某请托王富玉帮忙承揽项目建设,王富玉安排弟弟王富出面,与沈某以“合作”为名在前台办事,自己藏身幕后运作。

图片

按照王富玉的指示,王富前往海南,陪同沈某请茅台集团项目负责人吃了顿饭,席间给王富玉拨了个电话。

高守洪(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通了就叫我,“老高老高,你来接一下电话。”接电话听到领导的声音了,“还好吧,小高,祝你工作顺利,你一切顺利,弟弟在那边也会照顾你,有什么事儿就说,不要客气。”我说“感谢领导关心”,就那么几句话。后来电话一撂,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弟弟就直接跟我说了,这是大哥的意思,请高总关照。我说没问题,是老大的意思,我就执行指令。

随后沈某顺利中标,王富以“合作方”名义坐收45%的利润分成。2015到2020年之间,沈某按照约定陆续将钱转给王富。

王富(王富玉弟弟):总体应该有个六千多万,这一笔大的钱给他,他也没有办法处理,他说就放你那儿,先把它保管下来。

王富玉还通过儿子王斌收受巨额贿赂,也是打着王斌与人“合作”做生意的幌子。浙江一家从事园林绿化的私营企业就以这种方式向王斌输送利益6000多万,王富玉则帮助他承揽了一系列大型项目。

姚幸福(涉案商人):跟王斌是合作办企业,但是你反过来想,他如果没有一个省委副书记的父亲,你能跟他合作吗?不认识王斌的话,像这种项目,我们这种小公司肯定是接不到的。

在持续的反腐败高压态势下,王富玉又采取了一种规避监督的手段,先帮老板办事,等退休后再收钱,堪称“期权式腐败”典型。

老板对他有承诺,说你现在在位不方便,退休之后我给你什么样的一些保障。退休之后,他一度认为自己已经安全着陆了,主动打电话提醒这些商人老板,这个承诺你该兑现了。

王富(王富玉弟弟):退休后更猛一些,他不顾忌,好多转账就过来了,过去还用现金,还得躲一躲。退休后,直接转账就来了。退休以后,他感觉脱离了官场了,可能就没他的事儿了。

2021年11月30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王富玉一案。王富玉被起诉指控:1995年至2021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规划审批、职务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4.34亿元。2019至2020年离职后还利用影响力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735万余元。王富玉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法庭将择期宣判。

王富玉:我不知道要钱干什么,我吃喝不愁啊。你(指他自己)要钱干什么,埋你啊!我现在知道我疯狂的贪欲登峰造极,但我不知道要钱为了什么。

王富玉:抓了我是对的,对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敲响了警钟,警示后来的干部不再有这类问题了。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王光义

责编:黄昕鹏

主编:张建兵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688154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0/150
提交
热门评论
相关推荐
今日要闻
换一批
甘肃新闻